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综合类型 > 幸福背后 > 第015章 鱼儿上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5章 鱼儿上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然,如果他们说得过于离谱,实在听不下去时,她也会苛刻的反驳几句。

    比如,当他们说,“一年后,某某就开宝马跑车”时,她就会很不客气的反问,:“你能告诉我,他是租的还是借的,抑或者是偷的,抢的吗?”

    不就是为了充面子,为了竭尽全力的做给新人看,好让那些无脑之辈信以为真,并心甘情愿的为此倾家荡产吗?

    呵,真是天大的笑话!

    依我看那,跑车,别墅,存折,美女……恐怕最多只能在你们的梦里出现而已。

    他们在田甜面前轮番描绘着“前程一片大好”的辉煌,似乎巍峨的金山已经触手可及,就等着弯腰捡拾,放进自己的麻袋里了。

    可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田甜居然如此固执,不开化,好说歹说就是不交钱。

    一晃,到了午后,有人来串门,据说是别的窝点的“家长”。

    那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目露凶光。像是北方人。

    田甜心里咯噔一下,廋弱的她有些紧张,因为她明显的感到了对方来者不善。

    此刻,她特别后悔当初的冲动,她不该把自己识破传销的事在方圆面前脱口而出。

    这下好了,麻烦大了。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时此刻,田甜深刻的体会到了那句俗语——小不忍而乱大谋。

    哎,自己当时怎么就不隐忍呢?

    “听说你很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我们这么多人会拿你没辙?”

    果然是北方人,一口浓重的东北口音。

    面对他的威胁,她佯装平静的洗耳恭听,可是,心里却翻腾着。

    “来,给你听一段。”

    说着,他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录放机放在田甜面前,并按下了“播放”键。

    田甜听到了拳打脚踢的殴打声,一个女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及悲悲切切的不断求饶声……

    她诧异极了。

    “听明白了吗?没听明白?我再给你放一段。”

    这次,录放机里传出来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呼救,求饶和痛哭,还有乒乒乓乓的打斗,好像不仅仅是多人的拳打脚踢,还有皮带的呼呼声,或者摔板凳的“咣”的声响。一声刺耳的惨叫后,听到扑通倒地的声音,有那么几秒钟是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怎么办?”突然,有一个男人慌乱而颤抖的声音。“是啊,怎么办?”“哎呀,流血了!”“老大,会不会死啊?”“糟糕,我们会不会被抓起来呀?”“啊?我可不想蹲班房,我还没娶老婆呢?”……

    “慌什么慌?”

    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声。

    听到这儿,他啪的关掉了收放机。

    “我想,你一定想知道,里面的主人公后来怎么样?他们有没有留下来?”

    他露出一丝狞笑。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惶恐的盯着对方。

    “实话跟你说吧。那个女的就是这里的主管苗村花。现在,她不但不怪我们,而且特别感激我们。因为,她现在每个月就有七八千的收入。可是,如果在工厂打工,拼死拼活也就四五百块钱。”

    顿了顿,他又说:“想知道,另一位的命运吗?”

    这时,田甜以为,他会说另一位就是程总了。

    可是,他却缓缓的说:“另一位,死了,被我们扔在路旁。”

    啊!

    田甜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她觉得眼前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怎么可以如此无视生命?这,这,跟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她甚至不敢抬头看他了。

    “不过,那混蛋,活该!”

    他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这些话好像是从他的牙齿缝里蹦出来的,像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又难抑心中的愤懑。

    “看着我!”

    他突然提高声调,着实把田甜吓了一大跳。

    “看你长得那么漂亮的分上,我就不先不跟你动粗了。不过,你不要不识好歹!”

    说完,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见那人离开,田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可是,想及她那威胁的话语,她还是难免有些忐忑不安。

    接下来,自己该如何是好呢?

    田甜不禁有些迷茫。

    把钱交了,再像他们一样,昧着良心去骗那些对自己最信任最关爱感情最最深厚的亲朋好友?

    不,不,绝不!

    如果那样,那么,自己一辈子都将良心不安的。

    才不要做那个让人痛心疾首厚颜无耻的骗子,害人害己的大骗子。

    田甜清楚的知道,那些人的用心良苦的恐吓,目的就是为了逼她就范。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田甜这辈子最讨厌的是别人强迫自做什么事。

    哼,你用情感感化,说不定,看在你那么良苦用心上,一高兴就把会费给交了。可是,你要来硬的,就要跟你较真。谁怕你?

    很快,田甜明显的感觉自己被看的更紧了。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她一抬脚,背后就有人紧紧的跟着。

    晚上,他们又在搞幼稚的“即兴演讲”训练。每人讲五分钟。

    田甜觉得那些人真的好无聊,哔哔叭叭,讲的什么鬼?

    第二天,早饭后,除了像往常一样唱歌做游戏高喊“我最棒”“我是最棒的”外,又增加了一项活动——念《羊皮卷》中的某段。

    绝不考虑失败,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我也绝不能放弃,我一定要辛苦耕耘,忍受苦楚。

    听说下午将有新人登门,所以,午饭前,大家就开始为了隆重的迎接而忙得不亦说乎了。

    打扫卫生,铺地毯,准备花,换上正装……

    为了表现得更加完美无瑕,更加整齐划一,异口同声,甚至,还要煞有介事的一遍遍的彩排。

    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大家坐在小凳子上,喝着水,闲聊着时,主管的电话骤然响了起来。

    “嘘嘘——”主管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神秘神秘兮兮的走到一角,背对着大家接电话。

    “哦。”

    放下电话,她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笑眯眯的招呼大家:“来了,到楼下了。快点,快点,各就各位!”

    于是,列队的列队,拿花的拿花,各自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有三个礼仪小姐,恭候在一旁;有三个献花的,有十二个列队欢迎的,其中,六男六女。

    其中,礼仪小姐,可以不是特别漂亮,可是,一定要年轻,而且要特别丰满,性感,还要放得开。

    这些人一般只穿着一件V领的针织衫,紧绷绷的,像裹着的一个粽子。

    也许,这样的着装,更能让男人们不由自主的会把目光聚焦在那两点上。

    一会儿,门外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响。

    旋即,门开了。

    门外站着错愕茫然的三个新人。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整齐划一的掌声和致辞把门外原本忐忑的他们愣住了。顿了顿,他们才勉强露出腼腆的笑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谁那么厉害?居然一下子就骗了三个?

    这是两男一女,除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样子,其余的一男一女顶多就十**岁。

    站在门口的他们,谁也不好意思第一个跨进门槛。于是,他们相互推搡礼让着。

    最后,稍稍年长的那位被推到最前面。他特别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的往前挪了挪步子,脑袋却下意识的扭向后面,也许,是为了避免难堪。

    这时,其中一个早已恭候在那的礼仪小姐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热情的迎了上去,嘴里说着“你好!欢迎你!”,然后,紧紧的拥抱着他。

    这个女孩的出乎意料的大胆举动,让她感觉五雷轰顶,他彻底傻了,傻了。

    这可是此前连姑娘的手都不曾碰过的小伙子,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老实巴交的农民。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可以清楚的看见他脑门上的一粒粒豆大的汗珠。

    礼仪小姐突兀着的乳峰玩命地顶着他胸前,那一刹那,他像触电一般,全身都酥软了。

    当然,一抹机械的憨笑还是一直挂在他那特别不自然的脸上。

    在礼仪小姐的陪同下,他们俩肩并肩的款款步入红毯的尽头,那里,有一个手里抱着鲜花的女的在笑盈盈的等着他。

    他用颤抖的双手从女孩手上接过鲜花,这时,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他想说“谢谢”,可是,却发现喉头硬硬的,完全发不了声。

    完毕,他被安排坐在小板凳上。

    与此同时,欢迎仪式继续进行着,后面的人依次由相对应的人迎接着。

    刚刚坐下,就有人给他端过来一杯热气腾腾的水。一杯热水下肚,感觉暖呼呼的。

    进入大家视野的第四个人,毫无疑问就是这三个人的介绍人,说难听一点儿就是把他们拽入传销陷阱的罪魁祸首。

    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只见,他笑逐颜开的像大家挥挥手:“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说完,他兴奋的和身旁的人击掌。

    是啊,能不激动和兴奋吗?

    就像久坐于河岸边垂钓的人,好不容易见自己的钓钩被猛然扯动了一下,那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是否能安然无恙的装进自己的鱼篓里,那就要一定的运气和技巧了。

    不然,煮熟的鸭子都有可能飞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