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夺爱成瘾,天赐小妻乖乖嫁 > 226相思入骨(2)别这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26相思入骨(2)别这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店老板微一愣,随即道,“好,请稍等。”

    店老板转身上了楼,包馨儿走到杂志架前,随便抽出其中一本,目光滑离杂志架,下一秒,又却滑了回去,一本杂志封面上的平模图片吸引了她。

    店老板的服务很细致,从头至脚,全备齐了,可又不容包馨儿挑剔,因为她只拿了一身衣服下楼,打开了试衣间的门道,“您试一下衣服,绝对漂亮。”

    包馨儿再深深瞅了一眼图片上的女人,接过衣服欲要进入试衣间,吉恩制止了一声,几步上前,检查了一遍试衣间,然后退出来,请包馨儿进去。

    店老板觉得这些人大惊小怪,这里是美国又不是泰国,试衣间里能把大活人变没?

    包馨儿在试衣间呆了很久没出来,吉恩蹙起了眉头,看向店老板。

    店老板笑得有些神秘,轻喊,“小姐,需要帮忙吗?”

    “这衣服……这衣服我穿着不合适,你重新给我搭配一身。”包馨儿终于说了一句话。

    还是个害羞的姑娘,店老板闻言她的话,便知道她已经将衣服穿在了身上,刚要开口请她出来,一个高大英俊西装笔挺的男人走进了小店,亚洲人的面孔,西方人的蓝眼睛,那张俊颜,绝对有着令女人倾慕不已的资本!

    店老板兴奋,忽略男人神情中透出的一股子强大威严,心想,她这靓装店蓬荜生辉啊,TH-SON集团的总裁,旧金山最富有的人物居然驾临至此,是不是要发财啦?

    “齐……”

    “嘘——”齐阎打了手势,并递给吉恩一个闭嘴眼神。

    吉恩会意,噤声的同时,猛然一抬手,捂住店老板的嘴巴,将其拖了出去,另外两名保镖也跟着退了出去,敞开的玻璃门关上,隔绝了马路上人来车往的嘈杂。

    空气中浮动着丝丝缕缕的芬芳,是女人特有的鸢尾体香。

    “老板,你帮我选好了吗?”过了一会儿,包馨儿问了一声。

    齐阎的手搭在门板上,眸底翻涌着一抹比温柔还要深邃几分的情愫,听着女人甜糯的嗓音,薄唇微微扬起,没出声。

    “老板?”包馨儿顿了片刻,再度扬起的嗓音透着一丝明显的慌乱,“吉恩?你在吗?”

    试衣间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几秒后,齐阎的手机发出震动声,他轻步退到一边接听,又马上挂断,然后回了条短讯——

    “何事?”

    “我好像遇到危险了,你在哪儿?”包馨儿有些害怕地输入这句话,却又删掉,刚才她好像听到外面有动静,反而不敢将自己的处境告诉他了,想了想,也只回了两个字,“想你。”

    齐阎看着屏幕出现的两个字,凝着试衣间的门,鹰眉促得有些紧,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气忿,输入“正忙”两个字,指尖旋了旋又换成,“我也想你,想你想得失眠。”

    去英国的这几天,每一个夜晚来临对他来说无比煎熬,他会变得焦躁不安,好像空气中氧气稀薄,一颗心悸动不安,额头后背浮着一层薄汗,心像被人给掏空了似的,前所未有的空虚,身体里窜动一bobo热浪,强烈渴望着得到释放,却又勃发不起。

    他就像犯了毒瘾般!

    在庄园不与包馨儿同房睡时,也没有过这种现象!

    这令他惶恐不安!

    他饮酒、抽烟却无法缓解半分,最后只能依靠安眠药入睡。

    试衣间,包馨儿耳朵贴着门板,仔细听着外面的情况,可是只能听见细浅的引擎声,小店临街,位于旧金山最繁华的唐人街,门外摄像头密集,谁敢在此处公然作案呢?

    看着齐阎发来的几个字,她眼底一热,从包里掏出紫色的钻戒带在无名指上,她很想跟齐阎说,这是她见过的最丑的戒指!因为她不喜欢。

    可一想到他阴晴不定的脾气,便没了那个胆量。

    “我不喜欢你送的紫色戒指,我要粉钻。”向齐阎发完了这一条短讯,她马上给市隶警署总警司杰里连发了十几条求救短讯。

    齐阎蹙眉看着包馨儿发来的信息,回想着她住进龙景庄园的第一晚,她娇小的身姿流恋在那片紫色的鸢尾花海里,怎么能不喜欢呢?她向记者说过想要在龙景庄园办一场田园婚礼,蓝天、碧水、青草地,难道是真的不喜欢那片紫色浪漫的世界?

    无论她喜欢什么,她想要的婚礼,他一定会满足!

    大踏步走向试衣间,刚要蓄力拉开紧闭的门,门却猛然从里面被拉开,迎面一把砸来的凳子!

    “咔嚓”一声。

    “齐阎!”包馨儿惊诧地大叫。

    那张前一秒在还脑海里浮现的脸,下一秒竟真实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她以为自己做梦,看着男人铁青愠怒的脸,心底一片呜呼哀哉。

    齐阎保持着抬臂挡头的动作,若不是反应快,他的脑袋要开花了,砸向自己的是一把四条腿的木制凳子,其中一条腿已经断掉,落在地上,凳子面都松动了,可见包馨儿用了多大的力气!

    “齐阎你没事吧。”包馨儿担忧,嗓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见齐阎目光沉沉地凝视着自己,眼底渐渐浮起一抹无法形容的异样,她小心翼翼上前一步,拉下男人的手臂,动作有些慌乱地解开袖口,卷起男人的袖筒,古铜色肌肤下纠结结实的肌理仿佛没有受到任何撞击般,泛着性感的光泽。

    齐阎凝视着包馨儿的发顶,刚才看到她的一瞬间,他眼底浮现的是一抹惊艳,他一直认为女人穿白色裙子是最美丽的,可是今天她这一身着装真的是很性感。

    白色的紧身长裤,露出一截白细的足踝,笔直细长的双腿被小脚上一对几公分高的银色高跟鞋,拉伸得更加完美,高腰设计,装饰着两排亚光的金属钮扣,衬托出女人极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仿佛不再是手感,而是目观,白色的吊带衫层层叠叠,轻纱质地,像海花般包裹着女人的高耸,胸口的一层薄纱正好遮掩他曾留下的团团暧昧。

    这样的包馨儿,不再像一个女孩,更像是一个韵味成熟的女人。

    包馨儿揉着齐阎的手臂,那被砸击的地方,一道青肿慢慢浮在他的皮肤之下。

    “我不是故意的,外面没了动静,我以为有坏人来了,我吓坏了……”包馨儿结结巴巴地表达着歉意。不听齐阎有任何回应,蓦然抬头,四目相视,心,不由得狠狠一颤,男人的眼底浮动的暗烈如同汹涌的波涛,势要将她吞噬!

    “齐……唔……”

    包馨儿慌促的声音淹没齐阎激烈的拥吻之中,男人劲悍的舌带着久违的强势撬开女人的唇齿,发狠地搅荡着寸寸柔软的细肉,清甜的汁液似甘露般被深深的汲取,似乎不足以灌溉男人久旱的*……

    齐阎一只手臂环着女人腰肢,一手紧紧扣着包馨儿的小脑袋,不给她一丝一毫躲闪的机会,倾覆过来的伟岸身躯压着她频频后退,抵住试衣间的墙壁,一动不能动。

    包馨儿忍不住发出阵阵嘤咛,仿佛身体里的水分被榨干了般,像着了火。

    热烈的吻下移至敏感的颈窝,包馨儿大口喘息着,“齐阎,别……别这样对我……”

    齐阎滚烫的大掌攀爬进纱料,五指像着了魔般深陷女人的心口,似惩罚般咬住精致锁骨。

    “啊,好疼……”包馨儿浑身一颤。

    扣在脑后的大手倏然一紧,箍着她的脑袋,令她不得不抬头直视他深沉而温柔的眼,可他低沉的嗓音显然极为不悦,“误以为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谁?”

    “你!”包馨儿被齐阎粗鲁的行为折腾得眼神凌乱,不由得如实脱口。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很害怕?”齐阎困惑,她高举着凳子砸他的那一瞬就像只受惊发狂的兔子,分分钟豁出去的架势。

    包馨儿咬了咬唇道,“怕你担心。”

    “呵呵……”齐阎莫名地轻轻一笑,覆在女人心口的力道揉捏肆意,像是非常享受如此般,蓝眸里紧盯着包馨儿一张精致绯红的脸,眸光渐渐发亮,嗓音也变得粗重,“馨儿,你的话我理解为你的心里有了我的位置,很好,我会让你的心里只有我。”

    看着男人那双浮满兽欲的眸,包馨儿心底泛凉,闻言他的话,心里又是一阵苦笑,面对这样强势的男人,她的心终是有些矛盾,她努力说服自己坦然面对,却很难做到。

    一颗心,因为柔体的沉沦而爱,因为爱上了,而渴望一份简单真实的爱情。

    眨动的长睫如同骚动在心坎的羽毛,勾得齐阎心痒难耐,下滑的手弹开女人腰间的金属钮扣,有些费力,恨不得一把给扯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