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指尖浮生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是否喜欢秦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六十八章 是否喜欢秦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张子扬回过头,重新坐在了我对面的位置,有些尴尬地对我问道:“四哥,你有啥问题需要请教我啊?”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递给张子扬一根,然后拿出一根放在嘴上,说道:“我想问问你,你对周马尾是什么感觉啊?”

    张子扬眼睛一瞪,对我说道:“四哥,你不会是...喜欢上我家紫毛怪了吧?四哥,你这有点不地道,你不能刚分手就这样啊!”

    我一愣,手中夹着的烟都差点没夹稳,这货的脑洞也太他妈大了吧。

    我缓过神来,低头把烟头点燃,然后吸了一口,对他说道:“既然你说得这么直白,那我也只好和你坦白了,没错,我看上你女朋友了,我看马尾妹妹长得还可以,又嫩,年龄小,屁股还有点儿翘,我挺喜欢的,现在和秦郁分手了,你也知道,四哥我从来都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现在没有别的对象可寻,只好从自己的兄弟身上下手了,怎么样?开个条件吧。”

    张子扬说道:“四哥,你又开我玩笑,平时你瞅我俩的眼神,都是满满的嫌弃,你会喜欢她才怪了。”

    我瞪着他说道:“那你他妈刚才还这么问?”

    张子扬哈哈一笑,挠着头说道:“我开个玩笑嘛!”

    我长呼出一口眼圈,对张子扬说道:“小扬,我说真的,你对周马尾是什么感觉?”

    张子扬简单直接地说道:“挺喜欢的。”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她是你的初恋吗?”

    张子扬笑了笑,说道:“四哥,怎么可能,我初恋,初中就没啦,我初中的时候很能打,那个时候的女生都喜欢小混混嘛,我就是里面混得算不错的,初中就连处男都不是啦!”

    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抖了抖烟灰,又继续说道:“那你有没有一个...你很喜欢,但追不到的人?”

    张子扬皱起了眉头,似乎陷入了思索。

    “好像没有,四哥!”张子扬说道。

    如果真的在张子扬心中有这么一个人,那么他会毫不迟疑地说出来,只要在思考,那就表示他心里绝对没有这样一个夜夜思念,永远没办法得到的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那我没问题请教你了,你帮我把周马尾喊过来,你自己去训练。”

    张子扬说道:“四哥,你叫她干嘛?你不会再她面前说我坏话吧,其实我刚才都是吹牛逼的,我的处男给了周马尾。”

    我没好气地说道:“得了吧你!我做事什么时候让你为难过?老子哪次不是给你这个弱智擦屁股?你还怀疑起我来了?”

    张子扬嘻嘻一笑,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我说道:“好好好,四哥,我这就去帮你把周马尾给叫过来!”

    说完以后,张子扬离开了餐厅,跑去叫周马尾了。

    刚才的那根烟抽完,周马尾也恰好出现在了门口了。

    “四哥,你找我?”周马尾皱着小鼻子,颇为不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对她说道:“是啊,有感情问题想和你谈一谈,坐吧。”

    周马尾把手护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后警惕地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四哥,虽然你长得帅又有趣,但不要对我有什么羞羞的念头,毕竟我是扬狗子的人了。其实我的意思是...四哥你待会动作要快一点,安全措施都准备好了没有?我怕我们耽误久了,扬狗子会怀疑的。”

    说完以后,周马尾脸上挂着盈盈微笑,对我抛了个媚眼。

    我别过头忍不住笑了出来,对她说道:“你和张子扬真的一模一样的德行,我受不了了。”

    周马尾哈哈大笑着,坐在了我的对面,说道:“我和他才不一样,我比他智商高多了,四哥,你是和秦郁姐分手了,心情不太好,所以才想找我聊天的吧?”

    我惊异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都知道?”

    周马尾得意地哼了一声,用小拇指勾着自己的发尾,十分开心地说道:“说了,我比扬狗子的智商高得多,当然看得出来啦!”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真是聪明。”

    周马尾收敛起了嬉笑的神色,对我说道:“四哥你今早脸色看上去一直都是心事重重的,看得出来,这件事情对你打击挺大的,你和秦郁姐明明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会分手啊?”

    我对她说道:“先不说这个,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有没有一个...很喜欢,但没办法在一起的人?”

    周马尾稍微愣住了,对我说道:“四哥...你这个问题...”

    我笑着对她说道:“你放心吧,我今天来找你谈话,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你别想多了,我是个什么人你也知道,张子扬不会知道的,你直说就行了。”

    周马尾抿了抿唇,罕见的害羞了一下,点头对我说道:“嗯...”

    我又对她问道:“那这个人,应该是在张子扬和你在一起之前就有了吧?”

    周马尾点头说道:“是的。”

    我说道:“大概有几年了?”

    “三...三年吧,不过现在我心里只有张子扬,四哥你别...”

    “我知道!都说了要你放心了。”我连忙打断了她。

    “好吧,那四哥你还想问什么?”周马尾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我说道:“三年...也差不多嘛,那好,我现在这么问你,假如你在心里有了那个人之后,一直都是单身状态,也没找过张子扬,然后突然有一天,你找到了那个人,并且和他在一起了,你们刚开始,是很幸福的。”

    周马尾似乎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我一眼,说道:“四哥,你继续...”

    我说道:“然后交往着,你发现,这个人虽然外表还是你心里喜欢的那个人,但是他的性格,习惯,还有很多各种方面,都和你想的不一样,你慢慢的开始怀疑,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这个人,你喜欢的,只是心里一个假想的他,你之所以坚持这么久,其实因为喜欢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已经成为了一个执念,在你心里,他无限完美,但接触之后,你才发现并不一样,你会怎么办?”

    周马尾说道:“哇,四哥,你这个问题好难,好有深度啊。”

    我说道:“呃...一切都是建立在假设的情况下,你直接回答就好,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周马尾再次问道:“你是说...我会怎么办吗?”

    “嗯。”

    周马尾接着说道:“我不怎么办啊,我会继续和他交往。”

    我说道:“可是他明明已经不是你喜欢的人了啊,除了外表和名字,他的种种习惯,性格,都让你觉得有些嫌弃,你们压根就不合适,你还会继续和他交往?”

    周马尾很认真地说道:“会。”

    我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对周马尾说道:“马尾妹妹,你别对号入座,我打出的假设,不是我和秦郁,你别有什么其他的心思,我和她的分手已成为定局了,你别想通过这个来安慰我啊。”

    周马尾说道:“没安慰你啊,我才不擅长安慰别人,张子扬擅长,我说的是实话,要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我性格就这样。”

    我好奇地说道:“怎么说?”

    周马尾继续说道:“其实喜欢变成了一个习惯,变成了执念,你不能说这不是喜欢了,这其实是一种很深的喜欢。因为这层关系的存在,你会原谅他很多东西,哪怕他的性格不太一样,我现在是因为有张子扬了,有了责任感,我是说假如我现在还是单身,然后我喜欢的那个人来找我,哪怕他和我心里想的都不一样,我也会接受他。”

    “这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好深奥,听不太懂啊,马尾妹妹。”我皱眉说道。

    其实我听懂一部分了。

    周马尾其实说得很对。

    我对秦郁,也像是这种感觉。

    秦郁对我说,我对她的喜欢,其实不算是喜欢,而是一种执念,所以我和她不合适,应该分手。

    但我心里的想法,其实被周马尾说中了,我的执念,其实是一种很深的喜欢,哪怕秦郁和我心里想的不一样,但我还是喜欢她。

    我似乎明白秦郁那封信,为什么会引起我心里强烈的不甘了。

    周马尾想了想,似乎不知道怎么和我解释,最终,她对我说道:“四哥,我要是这么和你打一个比方,你应该就很容易理解了。”

    我笑道:“你还会打比方?好吧,我尽量试着理解,你打吧。”

    周马尾蹙眉说道:“其实,这就像瑞雯一样。”

    “瑞雯?这和瑞雯扯得上什么关系?!”我不理解地说道。

    周马尾继续说道:“四哥,你听我说完嘛。瑞雯这个英雄,其实在各个分段都有人玩,然后嘛,如果在现在的排位拿出来,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是坑B,会嫌弃,因为瑞雯不是很多人能驾驭的,也不是很适合这个版本,对吗?”

    “对啊。”我还是不理解周马尾想表达什么。

    周马尾认真地说道:“可是,瑞雯的玩家就都是这样,很多人把ID改成了瑞雯是一种信仰。他们一开始就热爱瑞雯这个英雄,哪怕她不符合版本,被许多上单花式吊打,他们也会用瑞雯上单,哪怕瑞雯被削弱,被改,天赋没有合适的,他们也会拿出来上单。”

    周马尾这么一说,我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瞬间哑口无言。

    “四哥,这就是热爱,是执念,你能说那些玩家,其实不喜欢瑞雯,只是一种执念吗?别扯了,他们为什么有执念?如果不喜欢的话,谁会玩一个并不符合版本的上单几百上千把?其实感情,也是一样。那个男生对我而言,我是喜欢,也是执念。也许一个上单玩家为了上分,他不会选择瑞雯了,就像我现在的生活一样,我有了张子扬,我不会再选择他了。但在许多上单玩家心里,瑞雯一定是他最喜欢的,最想拿出来的上单英雄。哪怕他使用瑞雯以后,发现并不尽人意,发现很弱,但他,还是喜欢瑞雯啊!他一定不会因为使用瑞雯发现和自己心里想的强势上单不一样,而嫌弃这个英雄!”周马尾的一番话,如同醍醐灌顶,让我幡然醒悟了。

    也让我彻底明白了。

    “马尾妹妹,我今天真是对你刮目相看。”我称赞地对她说道。

    周马尾嘻嘻一笑,说道:“不客气!”

    “我就是觉得我兄弟的头上现在有点儿绿。”我哈哈笑道。

    周马尾俏脸一红,说道:“四哥,你千万别再他面前乱说!我今天也是为了开导你,豁出去了!”

    “我知道啦!谢谢你!真的很谢谢。”我朝周马尾稍稍低了一下头,算是对她鞠躬致谢了。

    我快速跑到了二楼,推开秦郁的房间,来到放着信封的柜子前。

    我伸出手,毫不迟疑,把秦郁真心写下的这封信,撕成了两半。

    然后我把两半重叠,又撕成了四半,最终,这封信被我撕成了碎片,然后,全部扔进了垃圾篓里。

    秦郁虽然说得全都对,但她还是错了。

    所以,我不想保留这份错误的答案。

    正确的答案,应该由我来重新书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