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79章 下金蛋的鸡要好好保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9章 下金蛋的鸡要好好保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张玲刚才就远远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干啥。后来看到杨华狼狈地从化粪池那边走过来,手里还捧着一堆腐烂叶子,就忍不住想笑。

    “忙着呢……”虽然她是个村妇,但也是相当要强,从不喜欢被人呼来喝去,对她来说,这世上只有一个男人配她伺候,那就是李虎。

    杨华一瞪眼,本来他在李虎这里连续吃瘪,又在鸡粪堆里扒拉树叶子,已经满心不高兴了,只是碍于刘甸光的面子,不好发作。现在面对张玲,他的脾气噌一下就冲上头顶。

    “我说张寡妇,你再说一遍?领导让你帮着熬点药,你就那么大架子?”杨华脸红脖子粗,叉腰指着张玲怒骂,“你赶紧的,过来道歉!”

    “我说忙着呢,有错吗?再说了,我凭啥道歉?”张玲在远处也叉起腰,“村长了不起啊,村长就能强迫人啦?你还讲不讲理啦?大家快来看啊,杨村长要欺负一个寡妇啊,我们孤儿寡母的……”

    张玲开始嚎啕,杨华更加恼怒。

    “你这泼妇,今儿真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了!”杨华道,“你现在也有工作了,我看你们家的低保可以停了吧。”

    他冷笑着。

    整个过程,刘甸光都没说啥。他贼眉鼠眼的,目光不断的在李虎等三人身上飘。李虎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份恩情,他是绝对不能忘掉的。

    今天别说是喝这个无踪叶的汤,就算真的让他吃鸡粪,只要能活命,他也毫不含糊。

    看到最后,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张寡妇不简单,她和李虎之间肯定有啥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刘甸光冒了一头冷汗,想到刚才自己叫的那一声张寡妇,真的太冒失了。

    李虎皱眉,正打开口,刘甸光抢在前面,板着脸训斥道:“我说老杨,你这样就不对了吧,老百姓有困难,咱们这些党员干部,应该替他们着想,而不是落井下石吧?”

    他声色俱厉,把那杨华唬得一愣:“刘所长……”而李虎则在一旁,冷冷瞪着他。

    杨华在刘甸光那里吃了呛,一脸的窘迫,一抬头又看到李虎的眼神,冷飕飕的,眼睛深处又像潜伏着一头狼,把他吓得哆嗦一下,赶紧低头不敢看了。

    “所你个头啊,不要再欺负人了啊,好男不跟女斗么……t”刘甸光道,“哎呀,我得自己熬药啊……”他拖着长音,故意说道。

    杨华心里叫苦,暗骂:“刘甸光你这龟孙,卖面子做好人,最后要老子来擦屁股……”

    可骂归骂,人家毕竟是乡里的领导,得罪不起啊。他连忙道:“我来,我来。”

    说着,他屁颠屁颠拿了叶子跑到灶头上,揭开大锅盖就要熬汤。张玲跟进来,拉着脸道:“我说村长,你也太不厚道了吧,谁让你进来用这个锅子的?熬药不用大灶你不知道啊?”

    “不用大灶我用啥?”杨华没好气地说。

    “外边,两块石头就能搭个土灶,这里有个陶罐子,你拿去用吧。”张玲从角落里拎起一个落满灰尘的陶罐子丢给他。

    无奈之下,杨华只好骂骂咧咧,拿着陶罐在外头搭土灶,开始生火熬药。他在村里是土皇帝,在家里更是被老婆伺候得舒舒服服,可以说十指不沾阳春水。

    现在要他来生火煮药,简直是比杀了他还难受。不一会儿,他就被呛得流眼泪直咳嗽,满脸还弄得横一道竖一道都是灰渍,像个花脸猫。

    捣鼓了半天,费了老大劲,杨华终于把臭烘烘的汤药熬好了,给刘甸光端过去。

    鸡粪加树叶,熬出来的汤汁味道甭提多‘棒’,刘甸光端着陶罐,看看李虎:“小李,真要喝啊?”

    “真得喝。”李虎很认真地点头。

    这要是搁平时,刘甸光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的,什么无踪叶,还萍踪侠影呢!可刚才,他是亲身经历了的,眼前这个敦厚老实的年轻人,用一种很神奇的按摩手法,救了自己的命!

    因此,别说是喝鸡屎汤子,就算让他趴在地上生吃,他都能做。当即,刘甸光抱起陶罐子,吹冷了一下汤水,对嘴咕咚咕咚饮了下去。

    杨华在一边看的,嘴角直咧,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喝完之后,刘甸光道:“老杨,帮我把这些无踪叶打包。”

    说这话时,他强忍着呕吐的**,一张脸变得惨白。不过在心理作用驱使下,他竟然真的觉得自己的后脑勺舒坦多了。

    当即,他上前握着李虎的手,一张嘴就哈一口鸡粪味,连李虎整天闻鸡粪闻习惯的都忍不住别过头去。

    “小李,这一次真的很感谢你,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我刘甸光没啥好报答你的,这样,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我能帮上忙的,绝不含糊!”刘甸光使劲握着他的手说。

    李虎笑了笑:“刘所长客气了。”

    “老杨,我们就别在这里耽误人家工作了。”刘甸光转头道,“咱就赶紧下山吧。对了,我觉得这果园子、养殖场啊,迟早会是你们村儿里一只生金蛋的鸡,我要是你,可得好好保护起来。”

    说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杨华一眼。

    “那是那是!”杨华一边猛点头,一边在心里咒骂:“你这老东西,吃别人点鸡粪,就帮着别人说话了?”

    送走了刘甸光和杨华,李虎跟张玲歉意地说:“刚才真对不住……”

    “那有啥啊,你姐我啊,这辈子吃的苦和亏多了去了。”张玲现在刻意避免在李虎跟前自称嫂子,即便是不能做"qing ren",她也宁可当姐。

    “那你忙了大半天了,就回家去休息吧。”李虎道,“我也去睡一会。”

    “哎。”张玲挺开心,因为妞妞今天上幼儿园了,她要去接孩子。

    而李虎也不是纯粹的去休息,他找了处环境幽僻的地方,开始补充自己的五行能量。

    几天前动用五行秘术帮韩小妍治病,消耗的能量还没完全补充回来,没想到今天又用了一次,这一回李虎真的是亏空了。

    好在,这五行秘术不光是一种术法,在运转它的时候,只要不进行消耗性的活动,它还能辅助修炼者快速的补充能量和体力。

    因此,李虎稍事休息,就开始运行五行秘术。四周的空间里,不断有乳白色的丝状流光向李虎聚拢,从他全身各处的毛孔钻进他的身体,源源不断的补充着五行石。

    按理说,用五行秘术来补充能量,五行石应该很快充盈才对。可是时间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李虎还是发现自己有些疲倦。

    “看来,用透视的能力给人治病,的确对我消耗太大了。以后这个能力不能随便动用,否则耽误太多事。”李虎皱眉,心里暗暗地想。

    悉悉娑娑!

    一阵细碎声音传来,很轻,但李虎却能听得一清二楚。事实上这声音来自百米开外,是小白穿梭在树林里所发出的声音。

    小白身体何其轻盈,动作十分麻利,四脚落地生风,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可就这样,李虎还是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他耳聪目明的程度,可见一斑。

    小白很快出现在李虎跟前,就着李虎修炼时所产生的白色流光,居然也开始有韵律的吸收起来。它腹部一鼓一鼓,每一次呼吸之后,它身上都会有一点升华。

    “哈,小家伙。”李虎眼角余光瞥见它,心里非常高兴,对于小白的来历,李虎一向都很好奇。只可惜这家伙不会说话,否则他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

    杨华有点愁眉苦脸地坐在自家院子里,人们三三两两从他门前经过,每一个人都那么匆忙,仿佛人人都有忙不完的活路。

    只有他,桃山村正宗的村长,仿佛与这个村庄隔绝了。除了偶尔去乡上开会,他基本没啥事可做。更可恶的是,连续几次被李虎撅了,让他的自尊心大受创伤。

    “工作组怎么还不来啊,来了我好治治那小子!”杨华手指头敲着扶手,心里暗想。他躺在躺椅里,微微闭着眼,四周很安静,只有老式半导体里发出沙沙的广播声。

    梆梆梆!

    大门外传来敲门声,杨华睁开眼一看,居然是好久不见的李波。

    李波有些局促地站在村长家门口,他内心是很矛盾的。今天刚接到在县上工作的表弟电话,说那件事儿成了。

    这要搁以前,他准乐得一蹦三尺高,可如今,他的心情却十分沉重。

    李波是很清楚的,没有李虎,就没有他的今天。窝藏逃犯,这是多大的罪啊!自己那样对待人家,人李虎说啥了?不但没抓住机会报复他,反儿出手救了自己闺女,帮自己在警察跟前圆摸谎言。

    李虎这孩子,多厚道啊!

    “哎,是你啊,来来来。”杨华很高兴有人来找他了,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的事,那也证明他还是这个村的村长,人们也还有求于他。

    李波磨蹭着,脸上挂着干笑:“嘿,村长,吃了吗?”

    “吃了吃了,你小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弄那些虚头巴脑的。”杨华给他递了个小板凳。

    李波坐下,犹豫着,还是把那事说了:“我表弟来电话了。”

    杨华噌地坐直身体:“那事儿有消息了?”

    李波点头,面带难色:“勘测队就要进驻村子了,大约四五个人,看给安排住哪?”

    “村委会。”杨华扬眉吐气,一挥手,“我早安排妥了,吃喝么,就找村里的几家人轮流置办,大队给补贴。”

    “嗯,那敢情好。”李波心情沉重,欲言又止。

    “咋?”杨华看出他有心思,“你还有别的事儿?”

    “我是想,虎子到底是咱村好多人家的大树,不少人都指望他活命、发财,咱这么做……t”李波为难地说,“是不是太那啥了?”

    “咋,你还心软了咋的?”杨华吹胡子瞪眼,“忘了他以前咋弄你啦?承包大棚,故意不要你的,那不是给你二脸子是啥?李波啊,别心软啊!”

    李波深深地叹了口气,心情无比纠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