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78章 我看你有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8章 我看你有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啥?十万块?”杨华故作震惊,尽管这个数目字是他俩早就商量好的,“李虎,你看你多不懂事,本来这钱都可以省下的。虽然现如今,你赚钱多了,但十万块也不是小数啊。”

    李虎道:“刘所长,我看你有病吧。”

    刘甸光愣了一下,接着拍案而起,勃然大怒:“杨华,你们村里都是这样的人吗?这让我工作还怎么展开?我看今天这饭也别吃了,明天你带他到乡上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他虽然只是乡环卫所的一个所长,但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说话还是有些分量。如今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样侮辱,他怎能受得了?他站起来,做势要走。

    “这饭你的确不合适吃了。”李虎又道,“而且我劝你最好别上这么大的火。”

    李虎表情十分认真,把杨华和刘甸光气得差点吐血,吃这一顿饭不容易啊,得生多少气。

    “李虎,你还上瘾了是吗?我告诉你,别给你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承包了这座山,往后就万无一失了?实话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杨华怒斥道。

    “我都告诉你们了,少吃点,少生气。”李虎道,“刘所长,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后脑勺在一跳一跳的疼?这种现象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生吧?”

    正在盛怒状态的刘甸光随口道:“这关你什么事?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出路吧。”

    出路?哼!老子把路都给你堵死,刘甸光心里想。

    “这的确不关我事,不过却关你的事。”李虎摇头,叹了口气。

    刘甸光气哼哼地看他一眼,转身就要走。没走两步,忽然觉得后脑勺疼地像是锥扎一样,他手捂着后脑勺,动也不敢动一下。

    杨华见状吓一跳,连忙上前要扶起他。李虎道:“杨村长,我要是你,就不敢扶他。”

    李虎见刘所长突然倒地,正是印证了自己之前的判断。无可奈何的李虎只能动用五行秘术,看向刘所长。尽管消耗巨大,也总不能让人死在这里。

    “你说啥?”杨华回头死盯着李虎,“李虎啊李虎,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你就这样对一心要栽培你的领导?”

    “你说这么多干啥?现在还是关心他吧,别动他。”李虎道,“他这是脑溢血了。”

    “吓!”杨华吓一跳,下意识送开口,任由刘甸光慢慢地倒在地上。

    刘甸光现在头疼的连呼吸都不敢,真觉得自己快死了。李虎看着他,一双眼睛把他全身上下都看个清清楚楚。他清楚地看到,就在刘甸光后脑勺那里,一团血雾正从血管中慢慢地扩散出来。一旦这血流速度加快了,这个人也就完了。

    “咋办,刘所长,你可千万别出事啊!”杨华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人是他带上山的,这要是在山上出点啥事儿,李虎固然好不了,他也没得推脱责任。

    “咋办?亏你还是村长,现在麻烦你去打点水来,哦对了,还要拣点无踪叶。”李虎道。

    “啥是无踪叶?“杨华愣了一下。

    李虎指着化粪池方向:“刚才在化粪池边上,有很多落叶你看到没?那些就是无踪叶,你捡的时候可要小心点,掉进化粪池,人可是一秒钟都撑不住的。”

    杨华绿着脸:“必须得要吗?”

    “你想救刘所长吗?这里不通120,我们只能先紧急处理一下,然后我开车送他去医院。”李虎道,“你不会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吧?”

    “我说老杨,你还磨蹭啥,我快难受死了,去啊!“躺在地上的刘甸光皱眉催道。

    刘甸光都发话了,杨华也不敢不从,赶紧跑去找什么无踪叶了。一边跑心里一边觉得奇怪:“我干吗要听这小子的?他只会种地,哪里懂什么医术啊……t刘甸光也真是,怎么听他瞎白唬。”

    殊不知病急乱投医,为了活下来,刘甸光现在谁的话都乐意听。

    等杨华走了,李虎缓缓站起来,走到刘甸光身边,蹲下去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又切了切他的脉搏。

    “小李,你会中医?”刘甸光咬着牙问。

    “略懂一些,你不要说话,我来帮你紧急处理一下。”李虎道。

    刘甸光心想:“反正都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这病也不是头一次犯了,前几次都是有惊无险,医生嘱咐他绝对不能喝酒。

    可是他这个人,一来工作上要应酬,二来自己就是个酒虫,馋酒得很,无论如何都戒不掉。

    好在几次有惊无险之后,刘甸光觉得医生是不是在糊弄自己,因此一直以来都抱有侥幸心理,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又出事了。

    他看着李虎在自己跟前忙碌着,心里忽然有一点感动。就在刚才,他可是给人开了一张十万块的罚单呢。

    其实李虎根本不懂医术,他之所以切脉,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看刘甸光这个病,压根不需要切脉,他一双眼就能看到问题所在。

    李虎将一只手垫在刘甸光后脑勺上,运五行秘术,一丝丝的乳白色流光钻到刘甸光脑袋里。另一只手,则装模作样给刘甸光按捏额头、太阳穴。

    刹那间,刘甸光感觉后脑勺一片清凉,这不但让他感觉舒服,还极大的缓解了他的头痛。

    “小伙子,你这个手法好啊,比县医院的西医好多了,也简单多了。”他忍不住说道,“今天我要是好了,得好好感谢你。”

    说到这里,他脸一红,心里觉得有点惭愧,那张十万块的罚单,被一阵风从桌上吹落到地上,如此刺目。

    “您还是别说话的好,情绪波动,会让治疗效果打折扣。您可得健健康康的,明天我还得找您交罚款呢。”李虎道。

    刘甸光忙闭上嘴,享受着这种清凉舒适的感觉。

    李虎持续给他治疗,没多久就将淤血从刘甸光的脑袋里逼出。只见刘甸光额头上,冒出一层粉色的汗珠,那就是被逼出的淤血。

    大约两分钟过后,李虎拿开手:“暂时好了,你起来走两步试试看。“

    刘甸光小心翼翼爬起来,试探着走了两步,歪了歪脑袋,感觉一切都正常了,这心里一口气,彻底松了下来。

    “呼,竟然在这小子手里捡了一条命回来。”刘甸光自己也知道,今天要是没有李虎,他可能就要去阎王殿报道了。

    想到这里,他默默弯腰捡起那张罚单,几下给撕个粉碎。

    李虎没说什么,刘甸光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他知道,杨华这场子,自己是绝对不能继续撑下去了。

    “刘所长,来坐,休息一下,乘个凉。你这个毛病,还是要戒酒,另外好好的治疗一下。平时的饮食也要多注意调理。”李虎道。

    “哎,哎。”刘甸光生平第一次说话木讷起来,面对这个救命恩人,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回头杨村长捡来的无踪叶,你拿回去熬汤喝了,每天早晚各一碗。今天在我这先喝两碗!”李虎又说。

    “啥是无踪叶?”刘甸光好奇的问。

    “从树上飘下来,却没有落地的树叶。”李虎回答。

    刘甸光愣了一下:“啥树叶,从树上飘下来,却不会落地?那它落哪里了?”

    “鸡粪上啊。”李虎回答的很坦然。

    刘甸光闹个大红脸:“哦,鸡粪……”

    虽然心里很接受不了,但刚才人家年轻人出手给自己按摩,硬是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件事可是千真万确的。现在李虎别说让他用无踪叶泡澡,就算是让他吃了那玩意儿,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这时,杨华手里捧着一堆叶子,急匆匆跑来。他的手上、脚上,甚至下巴上都沾了鸡粪,走路带风,一路都是鸡粪味。

    身为村长,虽然也是农民,他却已经脱离这些东西很多年了。如今一身鸡粪味,恶心的他想吐。可想想刘甸光,硬是拼命忍下来了。

    本来,杨华一路上都在紧张,脑袋嗡嗡的,心里想:“要是刘甸光死在这里了,我该怎么才能甩脱责任?嗯,都推给李虎,就说是他的酒惹的祸。”

    没想到,远远的他居然看到刘甸光和李虎坐在桌边,谈笑风生!

    杨华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他虽然没经历过脑溢血,却也知道这毛病的可怕,一旦得了,不死也要半条命。

    刚才刘甸光都那样了,现在居然还能做坐起来,而且表情这么轻松?开玩笑的吧?

    “老杨,你回来啦?辛苦辛苦……”刘甸光见杨华抱了一堆树叶发呆,便向他打招呼,“今天真是麻烦你们了。”

    “哪里,哪里……”杨华结结巴巴,靠上前来,“刘所长,你没事了?”

    “呵呵,多亏了李虎啊,今天要不是他,我还真就活不成了,最少也要瘫痪。”刘甸光感慨道,“这年轻后生啊,不一般,你们村里出了这样一个人物,将来要沾他的大光啊。”

    这一番感慨,却是刘甸光发自肺腑的。

    杨华狐疑地看着李虎:“你一农业大学毕业的,懂什么医术?你糊弄刘所长的吧?这些无踪叶,还有鸡粪,也是你糊弄我的吧?”

    李虎摇摇头,没说话。刘甸光倒是有点不乐意了:“老杨,你这话说的,我刚才都那样了,现在却好好的,事实胜于雄辩。而且,你这么说,意思就是我很笨,很好糊弄咯?”

    杨华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特么是什么意思?”刘所长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喊道:“那个谁来着,那个……张寡妇,赶紧帮我熬两碗汤!”说完从杨华手里抢过一把树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