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70章 风雨同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0章 风雨同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桃山的后山其实并不算高,林子也不算多深,赶着东北的深山老林差远了。要命就要命在,李虎和云舒玉被困的地方,实在是太不易察觉了。

    那山洞就像是一个炮弹坑,被一门大炮从远处打中山体,它和山体在一个平面上,从上、下都不容易看到。

    所以,尽管后来警察、武警,还有杨华组织的村民都搜上山了,甚至发现山崖下王莽的尸体了,也还是没有找到李虎他们。因为那时候天色已晚,两个疲倦至极的人,竟然相拥而眠,睡过去了。

    武警和警察在山上搜索了大半夜,也没找到他俩,最后因为落雨,暂时撤离。就在他们刚撤离不久,李虎醒了。

    他是被一条蛇弄醒的。

    睡得迷迷糊糊时,李虎感觉自己的脚踝痒酥酥,冰冰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爬。黑暗之中,他一把抓过去,虎口处却传来锥心的疼。他下意识的死死抓住那东西,这才发现居然是一条蛇。

    “啊!”李虎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却很快收声,因为云舒玉还在睡觉。这个时候弄醒她,反而是添乱。

    李虎迅速的直身坐起,恰逢一道闪电从远空劈下,凑着电光,他看清这条蛇的样子,三角的脑袋,和上一次吴爽丢进果园的蛇有几分相似。虽然不知究竟是什么蛇,李虎却知道这蛇有毒。

    蛇身有黄瓜粗,斑纹十分明显,灰色的身躯,长不知多少。李虎只看到自己的手腕上像是盘了一团麻绳。

    那蛇死盘着李虎手腕,虽然被捏住三寸,蛇信子却依旧逞凶爆吐,向李虎示威。并且,其身躯还在不断的扭动,巨大的力量紧箍李虎的手腕,让他的右手呈现深紫色,血脉不能流通。

    一人一蛇,就在这黑暗之中搏斗着,李虎右手无知觉,完全是凭着本能掐着蛇头。左手狠狠的攥紧蛇颈,两手一起,企图将蛇弄死。

    这是一场殊死搏斗,李虎知道,自己如果力量大不过这蛇,今晚他和云舒玉都得死。

    蛇躯终于松开,软哒哒地跌在地上,发出啪一声闷响。李虎松口气,感觉右手虎口钻心的疼。他想,是否可以用五行之力来祛除蛇毒?

    正当他打算试一试的时候,忽然那条死去的蛇又弹跳起来,它竟然在装死,狡猾多端。

    这一回蛇缠上的是李虎的脖子,并且嘶嘶的吐信声中,它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李虎的脖子。

    这里靠近头部,一旦被咬中,就算是有五行之力,恐怕也回天乏术了。性命交关时,李虎爆发出一股蛮力,同时,他腹部一股清流顺着血脉流向四肢,更加剧了这股力量的爆发。

    哧啦!

    保命蛮力之下,李虎竟然直接将这条蛇撕成两段,身首分离。

    他将蛇丢向山洞外,再一道闪电劈下,李虎看到自己浑身是血。同时,他好奇地看向云舒玉,刚才虽然他努力不发出任何动静,但打斗怎么都会弄出点响动。

    可是整个过程中,云舒玉居然毫无察觉,这不对劲。李虎心一沉,乘着一道接一道的闪电看过去,赫然发现,云舒玉的脸色已经发紫,而她的腰带上方露出的皮子上,赫然有个牙印。

    原来那蛇先袭击了云舒玉,而后才去袭击李虎。云舒玉不知怎么睡得很死,竟然就这样没有醒来。

    李虎大惊失色,扑过去抱起云舒玉使劲拍她的脸:“云姐,你醒醒!”

    可无论他怎么叫,云舒玉始终都没有醒来,甚至李虎都探不到她的呼吸和心跳。恐怖的是,他感觉云舒玉的体温逐渐变得冰冷,就像尸体一样。

    “你别死啊,我们从王莽那恶棍手里逃生,总不能就这样死在蛇手里啊。”

    李虎使劲抱着云舒玉,忽然想起自己的五行之力。刚才发现云舒玉受伤,他一时间懵了。

    李虎没学过急救,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拼的用手抵住云舒玉的心脏,帮她按压、复苏。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悄悄的用五行之力挽救着她。

    微蒙蒙的光亮从李虎的双手手心散出,一丝丝钻入云舒玉的毛孔之中,很快就和她的血肉融为一处。

    在李虎的努力下,云舒玉的体温没有继续下降,并且逐渐回升。凑着微光,他发现其面色也开始红润。

    “太好了!”李虎松口气。

    可目光触及云舒玉的伤口,李虎又皱起眉,那里已经变得乌黑,显然蛇毒侵害已深。

    想到曾在电视上看过的情景,李虎咬牙,撕开云舒玉的衣服,嘴唇凑上去,拼命的吸着蛇毒。

    一口、两口……不知吐出多少乌黑腥臭的脓血之后,李虎嘴唇都肿胀发麻了。然而渐渐的,李虎肿胀处开始消肿,乌麻的感觉消失。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被咬到的手,似乎也早就恢复了。

    而他唇下的云舒玉的身体,逐渐变的温暖柔软,嘴和她皮肤所接触的地方,那种异样的感觉,令李虎脑袋仿佛被一道轻微的电流击过一样。

    外面狂风暴雨,这里却一片温暖静谧。

    尽管云舒玉根本就没有意识,但李虎还是闹了个大红脸,心跳加速,手也开始发抖。这可是云舒玉啊,一直以来被他当作姐姐的人,一个精明强干的企业家。如今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这里,似乎可以任由他摆布。

    “李虎,你搞什么呢?人命关天啊!”李虎用拳头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也不知是真的被李虎把蛇毒吸了出来,还是刚才五行之力的作用,抑或是心脏复苏?总之,云舒玉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吟,吐出一口弱弱的气,居然有动静了。

    “这是哪里啊?”云舒玉醒来第一句话就问李虎。

    “你忘啦?咱们在山洞里呢。”李虎忙回答。

    “我怎么了?头好痛啊。”云舒玉抬手摸着头,“我衣服怎么了?”

    她察觉腰间冰冷,低头一看,那衣服被撕裂了大片,露出雪白肌肤。云舒玉心里吃了一惊,先是想起王莽,以为自己被王莽欺负了。但马上意识到不对,王莽被狼撕咬丢下山的时候,她衣服还很完整呢。

    于是她看了一眼李虎,李虎忙解释道:“你被蛇咬了……t”他把事情跟云舒玉说了一遍,云舒玉才知道自己原来从鬼门关打个转回来了。

    “李虎,你救了我?我得怎么感谢你……t”云舒玉心头不知作何感想,她想起自己在昏睡时李虎独自面对的一切,救人救己,便是一阵感动。

    “云姐,说这些做啥啊,我们是朋友啊,本来就该互相帮助。”李虎道,“你现在刚刚痊愈,身体还虚弱,休息一会,等雨停了,我想办法让咱出去。”

    云舒玉点头,忽然一阵风吹来,她哆嗦了一下,这才察觉自己身上一直冰冷,忍不住缩成一团,抱着肩膀发抖。

    李虎见状,搓手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身上也是冰冷,眼下虽然是六月间,但这后山本来气温就低,再加上风雨交加,更是加剧了这一状况。

    两人就这样纠结了半天,最后云舒玉道:“李虎,你也冷吧?我们来抱团取暖。”

    她主动凑过来,紧紧抱着李虎的胳膊。李虎瞬间僵直,只觉得心跳加速,这脑袋比刚才被蛇毒侵体时还晕沉。

    被女人这样挽着胳膊,他还是第一次。那种温柔的触感,还有微妙的距离,都让李虎心情一阵荡漾。

    两个本来冰冷的年轻身体,互相依偎着,给对方以温度。渐渐的,他们居然真的不觉得冷了。李虎想,没有棉被却能取暖,女人真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他们就这么相互依偎着,一直坐到天微亮。这一晚对于李虎和云舒玉来说,都是难忘的一夜,他们同生共死,风雨同舟,感情在不觉间,又进了一步,彼此间多了几分信任和依赖。

    第二天一早,雨终于停了,武警和群众再一次上山搜索,这一回李虎听到动静,拼命的喊,两人遂获救。

    回到果园,李虎和云舒玉才知道王莽已经死了。杨队长一直在果园等着他们,给他俩做笔录。

    两人把事情跟警察说了一遍,因为身上有伤,警察先将云舒玉送往医院。李虎做完笔录,杨队长抽出一根烟递给他:“来一根。”

    他俩点上烟,深深吸一口,再吐出来时,李虎心里那种压力骤然见晴。

    杨华脚步匆匆,自门外而入,看到李虎,立刻皱眉大骂:“虎子,你胡闹!”

    “村长,我……”李虎站起来,正要解释。

    杨华好容易得到一个骂他的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呢:“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擅作主张,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麻烦?为了找你,上百人彻夜未眠呐!”

    “我……”李虎几次开口,都被打断。

    “你啥都别说了,村里是看你大学毕业,有闯劲儿,所以才同意你包这片山,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错误的!”杨华脸色铁青,背着手,就像是训斥儿孙一样训斥李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