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54章 怎么又是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4章 怎么又是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们这边打的热闹,那边年轻的急诊室大夫早已经拨打报警电话,很快警车就咆哮着过来‘接’人了。

    正如李虎所料,他们一群人,全部给逮进警车里。张玲死活要跟着一起去派出所,李虎道:“嫂子,你去了,谁照顾妞妞啊!”她这才作罢,而那护士和医生,听到李虎对张玲的称呼,这才知道自己弄误会了。

    他们两个你看我我看你,脸红耳臊的,悄悄低下了头。

    在车里,一个警察看着他们就觉得纳闷:“怎么回事啊?”

    大群保安七嘴八舌,开始向警察诉苦:“警察蜀黍,这小子耍横打人啊,医闹!”

    “别乱扣帽子,谁闹了,分明是你们欺负人!”李虎瞪眼,“他们十几个人打我一个……”

    警察歪着脑袋看半天,看懂了,又看不懂。说是看懂了,因为他分明感觉这一车人里,除了警察,明显分为两波人,一边十几个,一边只有一个。

    这种情况,按理说应该是李虎吃亏才对。但是警察怎么看,都觉得是那些保安吃亏了。

    看看吧,李虎身上除了衣服有点破损,没有一点伤痕。倒是那些保安们,不是鼻青脸肿,就是一瘸一拐嘴角挂彩。

    “得了,我就不多嘴了,到了地方你们再做笔录吧。”警察道。

    县城不大,警车呜鸣,很快就冲破雨幕,来到城关派出所。

    一个女警穿着雨披,站在门厅台阶上等着他们呢。看到警车来了,马上很敬业的踩着雨水下来提人。

    “一个、两个……嗬,今晚这么多?”女警一边点人,一边说道。

    李虎是最后一个下车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女警声音耳熟。那女警头戴警帽,身披雨衣,外面天又黑,看不清真容。

    一直到轮到李虎下车的时候,他又听到:“呀?怎么又是你?”

    那口气,调侃又愕然。

    李虎愣住,低头去看,那张樱桃小嘴有点眼熟,不等他仔细去看,女警就推着他进去了:“看什么看,快进去,难道还想八抬大轿抬你进去啊?”

    进到里面两边被分别安排做笔录,负责李虎的是一个年轻警察。

    “姓名!”

    “李虎。”

    “性别!”

    “……”李虎感觉很无语。

    “性别!”

    “男!”

    吱呀,门被推开,一个人走进来,咯咯的脚步声,像个女的,只是李虎现在实在没心思去管别的,他很担心张玲和妞妞。

    “师哥,你去忙吧,我来做这些。”

    女警进来就把先前的小伙子换出去了,然后正襟危坐,开始继续做笔录。李虎刚想抬头看,啪得灯光打下来,照的他眼花缭乱,慌忙用手遮掩,看不真切。

    “家庭住址!“

    李虎嘀里嘟噜说了一串。

    “年龄!”

    “二十三!”

    “为什么打架?”

    “不是打架,是他们欺负人!”

    李虎感觉女警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哦?说说看,他们怎么欺负你了,能把自己欺负的鼻青脸肿的。”

    李虎于是把事情的缘由都说了一遍,女警道:“我才不信呢,你又不是拳王,能打他们十多个?是不是有帮凶啊?”

    “怎么会!”李虎急了,一脑门子细汗,“我相信警察,才跟着过来的。”

    “是呀,你相信警察,可是警察不相信你呢。”女警道。

    李虎急了:“凭啥不相信我,就因为我是农民?”

    “你怎么这么说,农民工人工程师,在我看来都一样,都是一份职业。”女警正色道,又过了一会,她叹口气,“算啦,本来想逗逗你,结果你不经逗,抬头看看我是谁?”

    李虎抬起头,对面灯光暗下来,他这才吃惊地发现,这不是俞小凡吗?

    “认出来啦?”俞小凡扑哧一笑,“我说你可隐藏的够深的,这么能打架的人,我还是头一次遇见呢。”

    “唉!”李虎怅然,俞小凡一定会跟叶霓裳说的,不知为啥,他一点也不想自己这些丢脸的事儿传到叶霓裳那里。

    “唉什么唉,我同事去调监控了,事实真相会还你清白的。”俞小凡又补充一句,“如果你真的清白的话。”

    “你是警察啊?哎?你头发是黑色的?”李虎愣住了,他记的上一次见到俞小凡时,她的头发还是酒红色,十分扎眼。可现在,标准的黑发黑睛,漂亮女警。

    “怎么,我不能是警察?”俞小凡笑道。

    外面又一辆车冲进来,急刹车之后,从车上冲出个光头来。光头穿着白色紧身短袖,脖子上挂着一根大金链子,腋下夹着个手包,一副土豪打扮。

    光头一进派出所大厅,就吆喝道:“打听个事儿,刚是不是送来一波打架的?他们在哪呢?”

    虽然办公的女警很讨厌他这范儿,但还是跟他说了地点,光头一路冲过去,那群人刚好做完笔录出来等候,看到他,一个个开始激动了。

    “光哥你总算来了,今晚我们吃亏吃大发了。”胖子首先冲过去诉苦。

    “我特么弄死你,十多个人,让个土包子弄成这样?以后我光头还怎么特么在云海混?”

    光头上去给他一脚,旁边警察道:“这里是派出所,注意点。”

    光头横那警察一眼,警察皱眉,正要开口,旁边有个警察拉住他,低声道:“你不知道这是谁啊?”

    “这谁啊?”

    “这是咱们县刑警大队队长的的小舅子,外号光头强,在县城有点实力的,你别乱捅马蜂窝。他是开安保公司的,整个县城六成保安都是他的人。”

    那警察于是强忍下一口气,走开了。

    “站住!”光头不打算放过他,“你刚才那么爱表现,那我问你,今晚值班的领导是哪位啊?“

    “不知道,你自己去看!”那警察忍气吞声,回了一句,便低头走开了。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光头冷哼一声,点了一颗烟,走到值班室推开门,里边坐着个中年人,正是今晚值班的领导。

    “哟,是刘副所长啊,你好你好!”

    “呵呵,是你啊,有事儿么?”刘副所长虽然一脸笑容,但看到光头心里就犯怵,一来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二来又不敢得罪他。

    “还真有点事儿……t”光头把手下被打的事儿说了一遍,当然,在他嘴里,他的人是正义的化身,光明使者,成功的阻止了一场医闹,却都光荣负伤了。

    光头要求刘副所长严惩肇事者,最好罚他个倾家荡产。

    刘副所长皱眉:“咝,还有这事儿?你等下,我问问看。”

    说完他打了个内线,问了一下情况,果然有这事儿,据说打人的还在做笔录呢。

    “刘副所长,这事儿得您亲自出马,不然的话……”光头道。

    “呵呵,好吧,我去一趟。”刘副所长心里叫苦,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他站起身拿了帽子就往出走,光头紧跟其后。

    来到审讯室,刘副所长敲了敲门,里边传来一声:“请进。”

    他们推门而入,看到一个女警正在单独审讯一个老实巴交的年轻人,不过这气氛挺怪,也太友好了点。

    “刘副所长。”俞小凡一见领导来了,急忙起身。

    “坐坐,实习期,是要多学习一些东西,增强自己的业务素质。”刘副所长打着官腔道,“这小伙子,就是医闹,打人的人?”

    “刚才同事已经去看监控了,事情不是这样的。是那群保安先动手,他纯属正当防卫。”俞小凡道。

    “哦?”刘副所长拉长腔,“你们看清楚了?这种事可不要出错的,现在严抓医闹,我们要保证医护人员的安全。他们不安全了,以后我们生病找谁去?”

    他声音变的严厉起来。

    “对,就是他,严办!”光头在后面厉声说道。

    “呵呵。”俞小凡看了一眼刘副所长,又看了一眼光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一声不说话。

    李虎不明就里,反辨道:“我没医闹,别冤枉我!今晚我们不过是送孩子去医院看病而已……”

    “你都有孩子啦?”俞小凡忍不住吃惊道。

    “我没……”李虎正要解释,刘副所长皱眉道:“怎么,你们认识?”

    俞小凡没说什么,李虎老老实实回答:“嗯啊,一起吃过一顿饭。”

    “胡闹,既然是认识的,你怎么能来负责他的笔录呢?”刘副所长立刻拿出副所长的派头,“你叫什么?哦,俞小凡,你马上写一份检查。另外,这个李虎拘留两天,好好的调查调查!”

    对于这个结果,光头是很满意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认识又怎么样,至于让我写检查吗?我看你是自己心里有鬼吧?我们调监控的同事都说了,他是冤枉的,你干嘛还要拘留他?”俞小凡头一扬,不服气地说,“我错我承认,但你们不能冤枉老实人!”

    “哟呵,小姑娘,你倒是挺硬气啊,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你知道……”光头冷笑,不过刘副所长还是有数的,捣了他一下,没让他把话说完。

    “咳咳,年轻人有火气是正常的,不过要看这火气用在什么地方。你出去抓犯人,火大一点好,跟领导说话么,就得冷静一下了。”刘副所长冷冷说道。

    李虎一看,这事儿不对,马上道:“你别激动。”他冲俞小凡说。

    “老实是好品质,但到处老实就不对了!”俞小凡道,“哼,我还就不信了,这世上就没公道了?”说完,她直接转身抓起座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你要干嘛,我让你马上放下电话去写检查!”刘副所长厉声道。

    俞小凡没搭理他:“喂,是杨所嘛?嗯,我是俞小凡,对对,是这样的……”

    刘副所长一脸黑线,原来俞小凡直接给所长打电话了。

    这也太不像话了,他参加工作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直接越级打小报告的,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不过刘副所长在冷笑:“到底是年轻,不懂这里边的道道,你以为你给所长打电话就行了?所长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正想着,他的手机响了,刘副所长瞪了俞小凡一眼,接起手机,正是杨所的电话。

    “喂,哎对我是老刘,杨所啊……”刘副所长正按惯例要汇报工作情况,那边却传来咆哮声。

    “我说刘大仁,你瞎啊!”

    刘副所长愣住了:“咋啦?”

    “你知不知道俞小凡是谁?你以为人真是一个实习小警员啊?我告诉你,她一根汗毛掉下来,都能让你全身粉碎性骨折!别的啥都不说了,这案子,她说咋办就咋办!”

    啪,那边电话挂了,刘副所呆若木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