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52章 一天一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2章 一天一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官司的事告一段落,吴爽得到应有的惩罚,更重要的是,云舒玉和自己的‘绯闻’也没上新闻,李虎心情大好。

    这一日正午,张玲给他多做了几个小菜,他独自一人在房中吃饭喝酒,心中构思着果园以后的出路。

    “果园搭配菜陇,再加上散养的土鸡,光是常规收入,就足够让我惊喜了。可是,难道我就止步于此么?”李虎心里暗想。

    止步于此,老老实实的经营果园生意,地皮子越踩越热,步伐越迈越熟练,赚的就是个稳当钱。

    可是,李虎并不满足于这些稳当钱,因为那意味着他这一辈子几乎一眼可以望到头。

    虽然他的性格踏实稳重,但在事业上却有着相当的进取心。

    “不行,还得想办法拓展一下……”李虎想。

    蹬蹬蹬!

    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引得李虎赶紧站起来眺望。自从上回眼镜蛇的事之后,他警惕性提高了许多。

    进来的是一个叫王小江的工人,他专门负责两个鸡舍的卫生工作。白天把小鸡仔们放出去,他就把头天晚上的鸡粪打扫干净,冲刷地板杀菌消毒。晚上还要负责,把散出去的小鸡仔一只只赶回来。

    这是一个面貌敦厚老实的矮个子年轻人,比李虎大两岁。只见他一脑门子细汗,不等冲进来就大喊:“虎子,不好了。”

    “咋回事?”李虎忙问。

    “鸡都发瘟了。”王小江扶膝喘息着。

    李虎丢下筷子就冲出去,王小江紧随其后。两个鸡舍巡视一圈,心顿时凉了半截。

    八百只小鸡,都是半大的样子,现在过半都蔫头搭脑,蹲在窝里不欢快,的确是像是发瘟。

    “自从上次鸡舍进了蛇,它们就这样了,我琢磨是被吓的,可咋整呢?根据合同,再一个月咱就交货了。”王小江哭丧着脸,觉得自己没做好,“虎子,你扣我工资吧。”

    “没啥,你去休息一会,我想想办法。”李虎抽根烟,蹲在地上望着鸡群发愣。

    “好、好吧,那你有事儿就叫我,我这两天都不回家了。”王小江一步三回头,很是愧疚的离开鸡舍。

    等鸡舍只剩自己一个人,李虎开始运转五行石。这段时间,他开始系统地研究五行石的特点,并且发现,只要他注意力集中在五行石上,就可以逐步调动其神奇的力量。

    深呼吸、闭目凝神,一道清澈流光从腹部升起,并向上延伸到双眼部位。等这股清流覆盖了他的眼珠,李虎再睁眼,看待事物就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小鸡仔就像是在拍x光片一样,血管脉络、五脏六腑都清晰映入眼帘。透视,这一能力是上次在飞龙苗圃,挑选枇杷苗的时候发现的。那段时间,他刚刚发现五行石可以让他透视到植物的内部,而现在,他已经可以透视到小动物身体内部了。

    当然,李虎如今的能力还很薄弱,只能透视小鸡仔这样体型的动物。

    一番检视之后,他发现所有发瘟的小鸡仔都是肠胃出了问题。年幼的鸡仔在受到惊吓之后,很容易产生此类问题。

    一般来说,肠胃出现问题,所产生的现象和鸡瘟有几分相似,就算是经验老道的兽医,如果不进行深一步检测,都容易误诊。

    “呼,还好不是鸡瘟,吓我。”李虎松了口气,切断与五行石的关联,旋即感觉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这新的能力开发出来之后,对体能消耗很大,一天最多只能使用一次。

    小鸡仔的肠胃问题,要么服用药物治疗,但这就与生态鸡的概念相违背了。李虎决定采用另一种方式,五行石力量配合自然疗法。

    所谓的自然疗法,其实就是鸡舍通风、保温,同时在它们的饮用水里加入适量的乳酸杆菌,属于一种自然疗法。这也是李虎最近阅读养殖类书籍之后学到的。

    稍微恢复了一下,李虎蹲下,双手覆盖地面,开始缓缓的释放无形力量。以他如今的能力,五行能力的波动范围,大概有半间鸡舍大小,两间鸡舍,四五次就能搞定。

    可就算是这样,结束之后,他还是累的够呛,浑身大汗淋漓,仿佛刚下河洗了个澡。

    李虎走去宿舍叫出王小江,叮嘱他一些平时照顾小鸡仔的注意事项,然后就赶紧回自己的住处,得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一下。晚上回家洗个澡,这一天的消耗才能补充回来。

    回到住处,还在门外时,他就看到张玲正在屋里忙碌着。

    张玲拉着一张脸,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妞妞跟在她身后,寸步不离,手里还抱着一个已经破旧不堪的小熊。

    李虎发现妞妞的脸红扑扑的,像那些小鸡仔,也不怎么活泼。

    “嫂子,你就别给我洗衣服了,快回家吧。你看孩子,是不是病了?”李虎急忙道。

    他有心用五行石力量检查一下妞妞的身体,可是现在他体虚的很,根本动用不了任何能力。

    张玲假装没听到,坐在压水井边刷刷刷开始搓衣服。妞妞咳嗽两声,很乖巧的叫:“虎子叔叔。”

    “哎,妞妞,过来。”李虎蹲下,招手让妞妞过来。

    妞妞犹豫了一下,想要过去,张玲却头也不回地呵斥她:“妞妞,妈告诉你啥了?”

    妞妞于是瘪着嘴,哭兮兮的,又退回去,并朝李虎无奈的摇摇小脑袋,样子萌极了。

    李虎一怔:“嫂子,你咋啦?”

    李虎在男女感情方面,完全就是个榆木脑袋,他哪里知道女人的心思呢?再说,他一整天心思都扑在工作上,根本无暇他顾。

    自从哪天主动投怀送抱,被李虎拒绝,张玲就感觉自己脸上过不去了。尤其是见过云舒玉,她更接受不了这落差。她是在生气,不过不是生李虎的气,而是生自己的气。

    她恨自己不是黄花大闺女,不能光明正大去追求李虎。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城里女老板,可以在事业上帮李虎一把。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光恨又有什么用?现在张玲看着李虎的每一眼,都是心酸和痛楚。

    “虎子。”使劲搓着衣服的张玲,忽然停下动作,头也不回地对李虎说,“嫂子跟你说个事儿。”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你。”李虎以为张玲遇上难处,需要帮忙了。

    “你另请一个人帮你们做饭打扫吧,我想辞工。”张玲想了想,犹犹豫豫地说,“明天起,我就不过来了。”

    “啥?”李虎愣住,张玲手脚麻利,做饭好吃,还很负责任,果园里的工人,在真正与她接触之后,没有一个不夸她好的。

    当然,这也就造成另一种现象,工人们的媳妇儿,都开始暗地里排斥张玲。

    “什么啥啥的,我说我要辞工。”张玲又开始狠狠地搓衣服,她是把自己的所有委屈、心酸和醋意,都当成衣服上的灰来揉搓了。

    可惜灰尘洗的掉,心事却是越洗越浓。

    “为啥?你在这里好好的,一个月两千块,也够你和妞妞生活了……”李虎不解。

    头顶有一片乌云飘过来,看样子是要下大雨了。李虎一边担心着果园里的鸡鸭和果苗,一边还要操心张玲,感觉心累。

    张玲冷笑了两声,没说啥,洗完衣服晾晒好,三两下扯掉围裙,拉着妞妞的手走到李虎跟前:“钥匙我放桌上了,晚饭都在锅里,你们自己热一热。所有东西我都收拾好了,这个月工资我也不要了,明天不来了。”

    说完,她很霸气的带着孩子,大步离开了。

    “哎……”李虎哎半天,不知该说啥,最后只远远喊一句,“记得带妞妞去检查身体啊。”

    妞妞的脸是潮红的,像是在发烧。

    对于张玲的异常反应,李虎百思不得其解,晚上回家去吃饭,还跟父母提了两句。

    “你们说,这是为啥?”李虎纳闷地问道。

    李根柱吧哒吧哒抽烟不说话,刘翠芬戳他一下:“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是说好不抽烟了?”

    李根柱哼一声,走到院子去抽了。

    “妈,你说啊,为啥?”李虎追问。

    刘翠芬心里是很痛快的,但是又不好在儿子面前表现出来,只好搪塞他:“张玲是个寡妇家,拖儿带老的,终究不是个事。她还年轻,要嫁人咧。你就别管了,啊……”

    说了等于没说,李虎出去院子洗个澡,把能量补充完毕,躺在床上刚想睡觉,外头咔嚓一声惊雷。

    “哟,这雨下得大……”李虎心道。

    打个电话叮嘱了一下果园,工人表示都准备妥当了,他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他看农业书籍,迷迷糊糊正要入睡的时候,电话响了,接通之后,李虎听到张玲那急促带哭腔的声音:“虎子,虎子哇,快来……”

    “咋啦?”李虎瞌睡一下清醒了,翻身坐起,蹬上鞋子。

    “妞妞烧迷糊了……”张玲哭着说。

    “唉!你没带她去村卫生所啊?”李虎有些埋怨,早叮嘱过她的。

    “没有,我该咋办啊?”张玲哭。

    “你等着,我马上来!”

    李虎穿好衣服,抓起车钥匙就往外冲。外头已经是暴雨倾盆,满院子泥泞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