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46章 他是我新爸爸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6章 他是我新爸爸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忙了一上午,李虎回到住处,远远看到张玲在忙进忙出,一个三四岁,扎着朝天辫,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正抱着小德牧在一边玩耍,那是张玲的女儿妞妞。

    “嫂子。”李虎很礼貌性地叫了一声,张玲一回头看到是他,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虎子回来啦,快洗手吧,可以开饭了。”张玲把最后一件衣服晾好,李虎很尴尬的发现,那居然是自己贴身的短裤。

    “大家伙都吃了吗?”李虎问。

    虽然是老板,但是对待工人伙食上他从不克扣小气。体力活儿本来就很累,吃饭一定要吃饱吃好。而且他从来都是吃大锅饭,不开小灶。自己的果园子,让李虎比其他人都上心,经常会很晚才吃上饭。

    对于这一点,张玲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今天做完大锅饭之后,特地偷偷的给李虎多做了一个菜。

    “他们早就胀饱了,午睡去了。我们娘俩等你一起吃,今天我把妞妞带来,没啥关系吧?”张玲试探着问。

    “没事,咱这里又不是什么大公司大单位的,没这么多讲究。你只要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随便你做啥都行。只是让孩子别乱跑,这里毕竟是山上。”李虎笑道。

    妞妞看到妈妈和一个叔叔说话,便放下小狗,好奇的盯着他们。她是李虎上大学以后出生的,俩人平时就没什么交集,因此虽然一个村儿,孩子对李虎也是陌生的。

    她扭捏着,走到张玲跟前抱着妈妈的腿,仰起头问:“妈妈,他是我新爸爸吗?”

    童言无忌,但说出的话往往让大人无比尴尬。

    李虎和张玲两个听了,脸都腾地红了。张玲一时语塞,脸红到脖子根。对女儿的话是又羞又气,心底里又隐隐觉得渴盼。

    她偷看了李虎一眼,这个大小伙子比她脸还红,紧张地站在那里不知该干嘛。于是一巴掌轻轻打在女儿的小嘴上:“死妮子,不许胡说,这是你虎子叔。”

    丈夫去世之后,张玲和女儿婆婆相依为命,尤其对女儿,宠爱的不得了,从不舍得打骂,今天这还是第一次。小女孩被打,虽然不疼,心理上接受不了,哇一声哭起来。

    “嫂子,你看你这是干啥,孩子不懂事说的话,你也当真?”李虎虽然未婚,但对孩子天然喜爱,他见妞妞哭了,心疼不已,大步上前抱起孩子。

    孩子贴着妈妈站,李虎把妞妞从张玲的腿边抱起来。张玲哼了一声,身子晃了晃,脸上潮红一片。

    李虎诧异地回头看她:“嫂子咋啦,哪儿不舒服?”

    张玲忙摇头:“没有,没有,快吃饭吧。”

    客厅里摆着一张八仙桌,桌上四菜一汤,有荤有素,搭配相当合理,饭香扑鼻。

    李虎也是饿了,坐下就吃,吃了两口才发现,小朋友咬着手指在看。

    “妞妞饿了?”

    “嗯!”

    “你们吃了吗?”

    “没有,妈妈说要等你一块吃。”

    李虎这才恍然大悟:“走,叔叔带你去洗手,然后咱们一起吃饭饭。”

    说完,大手牵小手,李虎带着孩子去水龙头处洗手,两个还边走边说话,妞妞更是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张玲看到这一幕,顿时热泪盈眶,背过身去擦眼泪。女儿三岁了,还从没有和爸爸互动过。她在出去玩回来时,经常会哭着跟张玲说,村里谁谁谁说她是没爸爸的孩子什么的。又问张玲,爸爸去哪儿了。

    对于孩子的这些疑问,张玲从来都无言以对。她文化程度不高,只知道给孩子以温暖的怀抱和衣食无忧的生活,却不知该如何应付孩子日渐渴求的父爱。

    而现在,李虎那宽阔的背影,和妞妞那小小的身躯,多么像一对父女啊。

    无论从哪一点来说,张玲都越来越清楚自己心里的渴望了。她喜欢李虎,希望成为李虎的女人,更希望女儿有一个李虎这样的爸爸。

    然而张玲心里清楚,自己比李虎大几岁,又是嫁过人的,还带着个孩子。就算有几分姿色,跟李虎之间也是不可能的。

    她心里矛盾着、痛苦着,最后索性想:“就这么滴吧,过一天算一天,走一步算一步。”

    李虎和妞妞洗过手,招呼张玲一起坐下吃饭。吃饭的时候,李虎很贴心的给妞妞夹菜,把大鸡腿都让给孩子,疼爱无比。

    张玲看到这一幕,更是心里暖暖的。她把剩下的一条鸡腿夹给李虎:“虎子,你吃,她是个孩子,一天净是吃了耍,你不一样,要劳动的。”

    言语间,多的是心疼口吻,这也让李虎心里泛起涟漪。

    虽然还不曾谈过恋爱,但李虎身边现在也是有几个女人围绕着。韩小妍是个情窦初开的大姑娘,虽然隐隐的喜欢着李虎,但却不怎么会表达,羞涩更多一些。

    王倩妮这个就不用说了,李虎不觉得她有多喜欢自己,只觉得这个美女教授尽会想整人的点子,人倒是很热情,专业也很优秀。

    云舒玉就更不用说了,对于眼下的李虎来说,她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仙子。无论从人品、事业上,都是让他仰望的存在。

    而张玲不同,她身上有着一切主妇的特质。她懂得心疼人,又会照顾又体贴。这些日子以来,李虎承蒙她的照顾,在果园里过的比在家里还舒服。

    渐渐的,李虎心里也有了变化,只是他自己还不清楚这种变化到底为何。今天坐在一起吃饭,李虎有那么一刹那,心里想:“往后我娶了媳妇,也生个妞妞这样可爱的女儿多好。”

    孩子就是孩子,一天瞌睡多,饭后她嚷嚷困了,张玲慌不迭要带女儿回去睡觉。园子里都是男人,李虎也就没方便给她安排宿舍。

    “那么远,等你回去孩子瞌睡也没了。我妈说,孩子小的时候,都是吃睡长,别耽误了她睡觉。这样吧,就让妞妞到我屋里睡。”李虎道。

    “那多不好,你累了一上午,怕也要睡吧。”张玲说。

    “嘿,我一大小伙子,哪里不能睡?一张席子就能在地上睡。”李虎说完,直接抱起妞妞上楼到房间,张玲则跟着上去,女儿睡觉习惯了她哄。

    李虎拿了一张竹席下楼来,在地板上打地铺,也躺着睡起午觉来。

    可是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最近的天气也是越来越热了,作物的生长需要积温,对于农民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想睡个午觉的李虎来说就有些郁闷了。既然睡不着,索性一翻身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精神一些。出门去看那些树苗和鸡舍去。

    正看见王小江在鸡舍那里进进出出的一个人忙活着,打了一声招呼,李虎便小跑过去,王小江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虎子,你咋来了?”

    “睡不着,心里燥,出来走走看看,大伙都在午休呢,你这是在忙啥呢?”

    “这不,白天里咱们把小鸡都放出去,我就趁这会儿把鸡舍打扫干净,不能白拿你的工资不是?”王小江憨厚的一笑,看得出来,他的认真负责是发自真心的。

    李虎知道王小江的为人,老实巴交的没有坏心,为人塌实本分,憨厚梗直,换做别人绝对不会顶着中午最热的太阳来清理鸡舍,心下一阵感动,“来,我帮你!”

    “你别动手,你是老板,咋能让你干这活呢?”王小江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要推李虎,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实在太脏,手就僵在半空中,推也不是收也不是。

    “什么老板?我和你一样,土生土长的庄稼户,你能****就能干,咋?是不是怕我干的比你好,抢了你的饭碗?”李虎笑着,伸出手来把扫帚夺了过去。

    王小江憨厚的笑了笑,也没再推让,两个人,一个负责扫,一个去接了水管来冲洗鸡舍的地面。

    看着扫成一堆的鸡毛鸡屎,李虎问王小江:“咱们平时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王小江回头看看,说道:“咱们每隔三五天,凑够分量了,用车带下山,清理到山下的化粪池里。”

    “这山上山下的,一直就这么折腾?”

    “不折腾,有车嘞,又不是人拉肩抗的。”

    “这不是个事啊……”李虎走到门口坐下,拿出烟,递给王小江一支,王小江直接用衣服前襟擦了擦手接了过去。

    “咋?虎子兄弟,你又有啥点子,你们上过大学的人就是不一样,有的是好主意,给咱说说呗?”

    “没啥,就是觉得这么干有点糟蹋东西,咱们自己挖个化粪池,以后鸡舍清理出来的东西直接在咱自己的化粪池里积肥,咱们自己用,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有这冲洗鸡舍的水,咱也让它流到池子里……”

    李虎像是自言自语的给王小江说着,开始的时候王小江还频频点头表示赞同,说到后来,王小江就有些听不懂了,什么土壤结构啊,什么什么比例啊。

    李虎对桃山的无尽畅想,越发的让王小江觉得李虎不像个农村娃,咋从他嘴里说的东西都听不懂,竟然觉得都挺有道理的。

    李虎看看王小江的表情,才发觉自己刚刚对未来的遐想好像吓到了他,也憨憨一笑,拍了拍王小江的肩膀,“说干就干,你现在先歇会,咱们下午就开工!”说完起身往回走。

    “行!下午就干!”王小江答应一声,目送李虎的背影离开。

    李虎回到住处,看到地上一铺席子,才想起来刚刚是午睡不成才出去走走的,这会再看见席子,随便抄起一本《土壤与肥料》,躺在席子上看了起来,心里想着,午休过后召集大伙研究一下化粪池的事。

    五月底的天气,有点点闷热了,这还是在山上,要是在村里,肯定要吹风扇,尤其是李虎这样怕热的。翻着书也看不下去,索性盖在脸上,竟也睡着了。

    睡梦中,李虎忽然感觉一阵清凉的柔风丝丝缕缕的吹来。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仿佛不是睡在席子上,而是睡在云彩上,飘飘摇摇,软绵绵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