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农户 > 第21章 父亲病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章 父亲病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货车从村口开进来,在李虎家门口停下,一箱箱的草莓被装上车。

    刘翠芬笑盈盈地给大家端茶递水,李根柱手里捏着烟袋锅子,笑的嘴都合不拢。

    儿子终于出息了,李根柱现在走在村里腰板也能挺直。

    “哎,哎对,小心一点,别磕着碰着,到时候卖不上好价钱。”李根柱指挥着工人搬运箱子,后来又帮货车司机倒车。

    忙碌了一个上午,总算把几个大棚收获的草莓送出去了。

    “咳咳!”李根柱咳嗽着,熄了烟袋锅子,走进院子里打算喝茶。

    每天上午喝一壶浓茶,已经成了他多年雷打不动的习惯。

    “他爹,你咋了?我看你今天脸有点潮红啊。”刘翠芬担忧地看着丈夫,李根柱十多年前为了养家,也曾去几百里外的矿上打过工,后来得了一场病,家里又走不开,就作罢了。

    但从那以后,李根柱就落下一个毛病,动不动就咳嗽气喘。

    “没事,可能是早起太早,累的吧。”李根柱摆摆手,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

    ……

    张玲家的大棚里,李虎蹲在地上仔细的‘研究’着,其实是第二次来用五行力量滋润土地。

    这块地太贫瘠,尽管他已经改良过了,还是瘦筋筋的。第二次使用过五行石力量之后,才变的肥沃一些。他不打算拿来种草莓,眼下的草莓供应已经可以应付市场,李虎深谙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大兄弟,你看我这地,能种草莓么?”张玲有些紧张地问。

    孩子一天天大了,老人一天天老去,张玲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能。”李虎斩钉截铁地说,“不过我不打算种草莓。”

    “啊?”张玲从云端跌到地上,一脸的失望。

    李虎起身,回头看着她说:“你这里的土质其实更适合种菜,现在城里人都喜欢吃绿色食品。”

    “能成么?”张玲半信半疑。

    “放心吧嫂子。”李虎憨厚的笑了笑,“我觉得能成。”

    张玲看着李虎,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虽然是个九零后,但说话做事老成稳重。

    “那我能帮啥忙?”张玲问。

    “勤来看看,浇浇水。对了嫂子,我想雇你帮我干活,我这里大棚太多,需要人照应。你来我这干,一个月我给你开两千五,也不需要做别的,就是白天勤转转大棚就好。”李虎说。

    张玲愣了一下,接着猛点头:“好、好!”

    这活儿轻松,虽然大棚不少,但也不是什么体力活,像她这么手脚麻利的,基本上半天就能转完这些地方。

    仔细想一想,李虎似乎是在接济自己。这么多年了,张玲忽然又有了一种有靠山的感觉。

    她眼睛湿润了,但不想让李虎看见,便转过身去擦了擦眼角。

    李虎一心扑在大棚上,哪看得到这些?他跟张玲交代了几句,便离开大棚,心里琢磨着,这点地方该种什么菜呢?不管种啥,总得买种子才行。可现在市场上假货太多,得认真选择。

    正想着,前面的田埂上出现一条焦急的身影,李虎仔细一看,竟然是母亲刘翠芬。

    “虎子,虎子!”刘翠芬远远地叫他,“快回家,你爸他……”

    李虎心里咯噔一下,拔脚就往家里跑。他永远忘不掉父亲第一次发病的样子,咳血,染湿了胸前的衣服,那时候他还小,看着心里害怕。

    回到家,李虎看到王倩妮正不停的用扇子给父亲扇风,让他周围空气流动快一些。而李根柱则躺在躺椅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尽管李根柱已经很努力,他还是给人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嘴唇已经因为缺氧憋的发紫。

    “爸!”李虎叫了一声,李根柱勉强睁开眼,居然还冲儿子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不需要担心。

    “放心吧,我已经打了电话。真气人,120竟然说来不了,这里很偏远吗?我一生气,就打给云舒玉,幸好她今天一早就要过来找你,这会儿估计已经快到了。”王倩妮愤愤不平。

    从小生活在大城市里,她从没有意识到社会资源对于农村人原来竟是如此的不公允。

    李虎感激的点头,让母亲赶紧去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他意识到父亲这一次或许需要住院了。

    看着父亲喘不上气的难受样子,李虎心疼又自责。他这段时间净顾着赚钱,竟然爸父亲的身体给忽略了。

    叭叭!

    不到十分钟,门口传来汽车喇叭声,李虎扭头一看,云舒玉正焦急地跳下车。

    “叔叔怎么样了?”还不等进门,云舒玉就喊道。

    “别喊了,在这儿呢,快来帮忙。”王倩妮对云舒玉道。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李根柱弄上车,云舒玉亲自开车,飞也似的往城里赶。

    “直接去市里吧,路程都差不多,医疗条件要比县城好一些。”云舒玉建议。

    李虎点头:“去市里。”他胸前的包里,揣着那张银行卡,幸运的是,现在家里不差钱。

    四十多分钟后,李根柱被送进市人民医院。李虎没想到,医院里居然是人山人海,看病的人多的就像蚂蚁,排队挂号都要很久。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看看李根柱痛苦的样子,再看李虎焦急如焚的神情,云舒玉想了想,对他们说,不等回答,就急匆匆的冲进电梯。

    王倩妮在大厅和李虎一道守着李根柱,两个人之间略显尴尬。好在现在要照顾李根柱,谁也无暇顾及其他。

    “云姐干嘛去?”李虎问。

    “应该是去找熟人吧。”王倩妮回答,“在这里她还是很有人脉的,你不会连走后门这种事都不懂吧?”

    李虎尴尬地笑了一下,他的确不太懂。

    他们继续排队,终于拿到号单,三个人都已经一头大汗,尤其是李根柱,浑身衣服都被汗水打湿。

    来到内科,科室门口也是挤满了人。李虎小心翼翼地扶着父亲,给他找了个座位等着。期间他向室内看了一眼,发现坐在里面的居然是个年轻的白大褂,长得还挺英俊的,不由感慨:“同人不同命。”

    终于轮到他们时,李虎正要搀扶李根柱进去,忽然从后面插进一个人。一个四五十岁,打扮入时的妇女抢先一步跨进去。进门的时候她还挤了一下李根柱,差点把他撞倒,居然连个对不起都没说。

    王倩妮眉头一皱,就要冲过去,李根柱却在痛苦之余摆手,示意作罢,他想说句话,却喘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爸,要不要我……”李虎说。

    他话没说完,感觉掌心被父亲掐了一下,于是眼睛便湿润了。父亲这么多年来,已经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习惯,让人心疼。

    “小周啊,我来了。”她一屁股坐下,显然跟那年轻白大褂很熟悉。

    那年轻的大夫抬头看了一眼李根柱他们,眼神很冷漠,再看那妇女的时候,便堆满了笑容。

    “林阿姨,您来了。”白大褂热情的招呼那妇女。

    “哎呀,小周,我知道你们医院有制度,你又忙,不过我这气喘的很呢,都影响我跳广场舞了。”妇女道,“你看啊,我走两步就要喘,停下来就好些。”

    “喘是因为胖的。”王倩妮倚着门,冷笑道。

    “你说什么?”妇女腾地转过身,怒视着王倩妮。

    “说你呢,你不是喘么?我看你吵架的样子,一点都不喘啊!”王倩妮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一直在城里长大,以为全世界都是阳光,今天才真正认识到什么。

    “请勿喧哗,这里是医院!”里面的白大褂冷冷呵斥,“你们是病人吗?不是病人就出去!”

    “按号排队,本来已经到我们了,为什么要插队?”王倩妮不顾李根柱的暗示,大声道,“要都这么着,还要挂号干屁啊!”

    白大褂冷笑一声,选择无视她,转而继续询问妇女的情况。那妇女则冷哼一声,用轻蔑的眼神扫了一眼李家父子:“臭泥腿子,活该一辈子穷酸相!”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恰好能让门口以及走廊排队的人都听得到。李虎心里的火气腾地上来了,正欲开口与之争论,就听到那大夫对着他这个方向摆了摆手说道:“过来,过来。我先看看……”

    李虎黑着脸走上前去,刚要发作,只见那大夫带着一张职业化的虚伪笑脸,伸手从李虎手里把诊疗本拿过去,随便翻了翻,一边龙飞凤舞的在上面飞快的写着什么。

    “病人这个年龄啊,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有症状了,应该是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所以这个年纪上发病就会严重一些,咱们先做几个检查啊。”说着话已经在诊疗本上写完了几行字,把小本子一合递了回来。

    “先去收款处,交费!做过这些检查再过来。”继而转过头对着那妇女继续说道:“林阿姨,你慢慢说,最近觉得哪里不舒服?”

    李虎这次真的压不住火了,连病人长什么样都没看见呢,就先让人交钱做检查。“混蛋,你特么的……”

    此时走廊传来云舒玉的声音:“在那里呢。”

    他们转头一看,云舒玉跟一个中年白大褂一路急匆匆走来,看两人的样子,似乎关系非同一般。那个白大褂胸口挂着牌子,上面写着秦文玉博士。再看他的神态步伐,在这医院里应该是有些地位的。

    但是,这个秦文玉博士,却始终跟在云舒玉后面,彼此差了半步的距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