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乱世逆袭 > 第223章 全城戴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3章 全城戴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朱霖仔细的把骨灰罐擦完。抱起二营的那位牺牲了的中队长的骨灰罐,昂胸抬头走了出去。后面跟着民团在京的各个官员也都抱着一个骨灰罐。跟随着朱霖鱼贯而出。校场上,七百多口不大的棺材按照编制全部摆开成一个个的方阵。每口棺材的旁边都站着四个士卒。别的士卒则肃立站在棺材方阵旁边。朱霖捧着骨灰罐往着二营的棺材方阵前走去。走到第一口棺材前,拍了拍骨灰罐说道:“兄弟,一路走好。愿天上仙界里再也没有战争。”然后把骨灰罐放入了棺材之中。退后三步,拜了三拜。在朱霖的注目下,所有骨灰罐全部入棺以后,朱霖被刘复北搀扶到点将台上。看着朱霖打晃的身体。“少爷!节哀!身体重要!”刘复北小声的劝道。朱霖对着刘复北轻轻的摇了摇头。朱霖走上点将台。台子上被几块巨大的白布围成了一个灵堂。一对挽联挂在两边旗杆上。台子最中央的桌案上放着这次所有牺牲人员的铭牌。祭拜完了以后。朱霖接过李志递过来的悼文。看着下面排的整整齐齐的士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展开悼文念了起来:“呜呼!昔日同袍,奉主之命,兴师讨逆,舍身成仁,永诀世间。呜呼!悠悠苍天,茫茫大地,还吾同袍。日耀熠熠,月照生辉,同袍归来。呜呼!苍宇同哭,日月共泣,哭吾同袍,泣子英魂。昔日同袍,于此世也,君乃一卒,然于余言,尔乃举世。皆吾兄弟,奈何兄弟,音容永翳,念及到此,悲从心来。泪洒满怀。归来兮,同袍。归来兮,兄弟。吾愿执子之手,与子同行,携子之手,与子同仇……。”朱霖念着念着已经泣不成声,几乎就要哭晕过去了。实在是念不下去了。李志朝着刘复北一点头。刘复北向前一步扶起摇摇欲坠的朱霖。大声的吼道:“盖棺,送弟兄们上路。”

    下面的士卒全体肃穆的看着台子上。看着台子上挑的的挽联被放下,又听到台子上的命令传来。“砰砰砰”砸棺钉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快,七百多口棺材全部盖上了棺盖。朱霖从台子上被刘复北扶着走了下来,站在整个出殡队列的最前面,后面是一群老人了,由石川带着撒纸钱的。后面是扛着招魂幡的后勤营的士卒。刘复北把烧纸钱的火盆端了过来交给朱霖。

    朱霖接过火盆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火盆四分五裂。看到朱霖摔完。李志把手中的一摞碗全部狠狠的砸在地上。大声的嘶吼道:“起扛!送弟兄们上路!”

    那边的军中的鼓手,举起鼓槌‘咚咚咚’的敲了起来。铜号也吹了起来。从招魂幡后方传来:“全体都有!起杠!”每四个士卒抬起小棺材缓缓的跟着前面的队伍往大营外走去。李峰做为代团长,和三个参军扛起牺牲的二营中队长的棺材走在最前面。其余的每四口棺材排成一排。整齐的向外边走去。赵明道请来的喇叭班子也开始了吹吹打打了起来。朱霖换上四爪蟒袍,头戴白布裹着的翼善冠,穿着皂靴。腰上的玉带也不见了,而是换成了一条白色的带子。扶着那个牺牲掉的中队长的棺材跟着队伍缓步而行。

    出殡的队伍刚出了营门,营门外看热闹的人山人海,但是在街道上却有几个天使拦住了出殡的队伍。一个老太监大声的喊道:“威武候爷,西厂提督 ,翰林院超一品大学士,北地巡案,御前三品带刀卫,御林军大将军,匡复军大元帅,北地编练民团指挥使朱霖接旨。”也真难为这老太监能记住那么多的官职。喊完,停下来的出殡队伍的最前面一排看向这几个趾高气扬的太监。“死者为大,望诸位公公不要拦着这送殡的路。”石川上前一步说道。

    “你丫个老不死的,没听到让朱霖接圣旨吗?”一个小太监气势汹汹的上来冲着石川骂道。

    石川毕竟是老实人,以前是个石匠,虽然在朱霖那里也呆了不短的时间了,但是对这帮人骨子里还是有着本能的惧怕。嗫喏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了。可后面的撒纸钱的几个后勤营的老人可就不干了。这帮人可是朱霖最早招收的那一批流民里面的。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楞人,除了朱霖,这帮人是任何人都不**的。对于他们来说,救命恩人只有朱霖一个。别的人什么都不是。一听那小太监出言不逊,直呼朱霖的大名。一个腿有点跛的老士卒直接拿起手中装纸钱的篮筐朝着那小太监砸了过去。边砸边跑还边大声喊道:“妈了个逼的,弟兄们,几个阉人挡弟兄的路啊!弟兄们上!”这一喊不要紧,一下子冲上来一片白色的人群。吓的旁边看热闹的众人和几个天使连连后退。冲在最前面的都是以前劳苦功高的老人了,多少都有些伤残。也没有冲多远就停了下来。恶狠狠的看着那几个天使。前面的队伍一滞,后面的队伍也停了下来。朱霖扶着棺材轻轻的问道:“怎么回事?”

    这边刘复北转身就朝着队伍前面奔去。也就过了几分钟,刘复北就跑了回来。把刚才发生的事汇报了一遍。当然了,石川也跟着过来了。朱霖听完点了点头对着刘复北说道:“告诉他们,等着我送弟兄们回来,再接圣旨。他们要是再挡着弟兄们上路的话,杀!”

    刘复北听完杀字转身就去前面交涉去了。没过多久,送殡的队伍又缓缓的动了起来。那口出不逊的小太监跪在地上,朝着送殡队伍狂磕着头,刚才被吓坏了。尤其是刘复北说的,更是把这小太监吓的肝胆俱裂。老太监本来想着,怎么着朱霖也得给自己面子。就算不给自己面子,也得给手中的圣旨一个面子吧!可不仅没见到朱霖,还差点把命丢了。你说老太监这个气啊!可这气又没有办法对着朱霖的那帮人撒,只好狠狠的把气撒到那出言不逊的小太监身上。

    纸钱被撒的漫天都是,如雪花飞舞一般。很快两边又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虽然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近前。看热闹的人群里刚开始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穿着孝衣的人跪在那里,不停的对着这支长达两公里多的送殡队伍磕着头。可是后来越来越多。刘复北担心朱霖的安全,安排人去一下咋回事。原来那是在金陵码头逃出来的商人和一些苦力,没办法,虽然知道是谁救了他们,但是军营肯定不会让你进的。哪怕你去祭奠都不可以。而这大军出殡。一般人根本就不敢靠近。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了。也有大一点的商家,在路旁摆开了路祭。

    等着送殡的大军走过,这些穿着孝衣的人立刻跟上大军,逐渐汇聚的越来越多。形成了更长的的队伍。郑九和程力勇头绑白布条,腰系白布带。看着那蜿蜒曲折十几里的送殡队伍。程力勇摸了摸发红的眼睛说道:“难道这是全城在戴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