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附身吕布 > 第四十八章 劫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八章 劫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深人静,槐里一线马超和高顺之间的战事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支大约两千人左右的人马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郿县之外。

    为首大将胯下赤兔马,体态伟岸,漆黑的夜色中,唯有一对眸子即便在黑暗的夜色下,也难以这样眸子里闪烁的幽光,坐在马背上,犹如一头狼王般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不是吕布又是何人?

    马上横着一杆方天画戟,冰冷的戟锋在微弱月光的印射下,折射出幽冷的寒芒,身后的队伍是清一色的骑兵,整齐而肃静的行走在道路上,犹如一支行走在黑夜里的幽灵部队,只有清脆的蹄声,在荒野中回荡。

    远远地,隔着郿县还有五六里的距离,吕布突然抬了抬手,身后两千骑兵骤然停步,动作整齐划一,仿佛经过无数次排练一般,一股萧杀的气息笼罩四周,不少已经入眠的鸟雀被这股萧杀之气惊醒,惊慌的飞向四周。

    隔着茫茫的夜色,郿县在夜色的笼罩下,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若隐若现的火光,在浓浓的夜色中微不可查,赤兔马似乎预感到即将到来的战斗,兴奋的刨动着前蹄,鼻端不断喷出白气。

    伸手安抚着赤兔马的躁动,吕布回头,目光看向身边的周仓。

    周仓点点头后,翻身下马,在他身后,一队骑兵也跟着迅速下马,各自从马上摘下绳套钩爪,三十多人在周仓的带领下,悄无声息的摸向郿县的城墙。

    郿县虽非什么要冲,但此刻,作为西凉军囤积粮草之地,本该有重兵驻守才对,只是无论马超还是侯选,都不认为吕布会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有能力绕道他们后方,是以只在郿县留了两千人驻守,加上连日来并未出现任何敌军的身影,也让郿县守将心生懈怠,早早地便进入了梦乡,城头的守军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烤火,根本没有注意到悄无声息摸上城头的黑影。

    周仓悄无声息的靠近火堆,迎面一个西凉军终于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刚想叫唤,周仓抖手将手中的飞刀射出,结果了他的性命,腰间的青铜战刀紧跟着出鞘,寒芒闪过,两颗人头滚落,远处传来两声短促的惨叫,随即消失不见,周仓起身看去,三十名精锐的陷阵营战士已经完成了各自的任务,朝着这边汇聚过来。

    “开城!”

    解决了城墙上不多的守军,周仓迅速带着人马向着城门口方向窜去,一路上,竟然没遇到半个巡夜之人,从吕布下令到打开城门,整个过程所耗费的时间不足一炷香的功夫。

    嘎吱~

    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已经等在城门外的吕布带着兵马入城,没有再刻意的隐藏行迹,清脆的马蹄声响终于引起了城中守军的注意。

    “杀~”

    吕布径直往城池的最中心位置走去,身后的骑士十人一队,杀气腾腾的扑向那些本该巡夜却不知道躲进哪个角落摸鱼的西凉军,震天的喊杀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终于惊醒了这座沉睡的城市,只可惜,从吕布入城的那一刻开始,对于守城的西凉军来说,已经晚了。

    慌乱的西凉军连衣甲都来不及穿上,便被将领怒骂着直接提着兵器冲出了军营,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冰冷无情的箭簇密集的攒射而至,失去衣甲的防御,生命在这一刻变得脆弱不堪。

    “快起来!”一名西凉将领愤怒的将两名畏缩不前的西凉军斩杀,顶着有些凌乱的盔甲,策马来回奔走,呵斥着西凉军前去围剿那些该死的敌军。

    “周仓。”吕布侧目扫了对方一眼,看盔甲应该就是此城守将了,当即将方天画戟一指,这种级别的将领,还不够资格让他出手,只是淡淡的道:“这种废物,留之无用。”

    “是!”周仓脸上泛起一抹狰狞的笑意,一把攥住手中的青铜战刀,两条飞毛腿在这城池港巷之中,速度绝对不比吕布的赤兔差多少,倏忽之间,已经飞奔至那武将面前。

    “哪来的狗贼,吃我一刀!”武将眼看着一个铁塔般的汉子飞快的冲到自己面前,吓了一跳,随即怒喝一声,手中的长矛朝着周仓捅去,眼前一花,一下子竟然失去了周仓的踪影,紧跟着一股寒意袭来,周仓的青铜战刀已经顺着他的枪杆向上一划,在他脖颈处一掠而过。

    天旋地转,无头的尸体在周围亲兵惊恐的怒吼声中,自马背上滑落下来,周仓脸上杀气更浓,也不等身后的骑兵,青铜刀一颤,一蓬刀云已经朝着周围扑上来的亲兵杀去,顷刻之间,周仓身上已经被拉开三道伤口,却已经有十几个亲兵死在他刀下,身后的铁骑此时已经杀至,在周仓的带领下,将亲卫杀散。

    随着守将与亲卫的阵亡,这场战争也算步入了尾声,虽然反抗犹在继续,吕布却没有再理会,招呼了周仓一声,带着一队人马径直朝着县衙的方向走去。

    一夜戮战,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这座被鲜血和煞气弥漫的城池时,城中战斗的声音已经渐渐消失。

    “主公,我们发了!”

    周仓浑身是血的从门外冲进来,看到吕布兴奋的大声吼道。

    “战损如何?”吕布没有去理会什么收获,他这次算是孤军深入,缴获再多的东西,也带不走,相比起来,他更关心人员的伤亡。

    “我军战死六个,还有十几个受了轻伤,没有重伤。”周仓兴奋的道:“不过我们俘虏了五一十六名西凉军,城中战马足有五千匹之多,粮仓中堆满了粮草,看样子,少说也有几千石之多。”

    “将死去兄弟的尸体找个地方掩埋,日后等我们打回来,再将他们好好安葬。”吕布站起身来,沉声道:“带上所有战马,将那些俘虏的西凉军放掉,至于粮草……”

    看着周仓,吕布摇头道:“让兄弟们留下足够三日用度的食物,其他的,一把火烧掉。”

    “啊,烧了!?”周仓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吕布:“主公,那可是好几千石粮食,这么烧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要不你去背回去。”吕布瞥了周仓一眼。

    “呃……”周仓闻言,尴尬的挠了挠头,土匪出身的他穷惯了,看到这么多粮草,差点走不动路,此刻才想起来,他们这次出来,可不只是劫粮这么简单,随即疑惑道:“那些俘虏干嘛放了?就算不能招降,也可以杀了他们,免得到时候再转过身来打我们。”

    “杀了他们?”吕布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谁去告诉马超粮草没了?这个消息,怎样散步到马超军中?”

    若是一两个人,马超还可以封锁消息,但五百多个人扔回去,粮草被烧的事情恐怕不用多久,就能瞬间传遍马超军营,到时候,马超就算是想不退兵都难。

    “主公英明,末将这就去办。”周仓讪讪的笑了一声,转身前去传命。

    吕布叹了口气,雄阔海被他留在长安,听候陈宫调遣,手边能用的将领都被调派出去,否则也不会让周仓这个憨货来给自己当副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