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九章 隐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九章 隐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火光已经渐渐暗下来,几名士卒找了几块布将女人的尸体盖住,陈宫和贾诩默默地站在吕布身后,雄阔海侧立一旁,眸子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

    “谁干的?”吕布面沉似水,看不出表情,但跟着吕布的老人却知道,此刻的吕布才是最可怕的,一股难言的压抑笼罩四周。

    “他!”龚都一指廖化,大声道。

    “没问你,给我闭嘴。”吕布冷哼一声,让自己的表情尽量柔和一些,看向周围一群聚拢在一起的百姓,有人仇视的看着他们,有人在人群的保护下,默默的缀泣。

    “本将军知道,你们恨我。”看着一群百姓,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是我,让你们背井离乡,也是我手下的将士,让你们遭受这无妄之灾,关于让大家背井离乡,现在我不想说什么,因为说那些都是虚的,没用,只待日后再看,现在,只跟你们说说这件事情。”

    “谁干的,指出来,本将军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吕布没有理会龚都,也没有理会廖化,虽然内心里,是倾向陷阵营的,但在这里站着的,可不只是陷阵营,还有大量普通兵卒,必须有个公正的态度。

    一群百姓闻言,眸子里的仇恨削弱了一些,不过却没人说话。

    “怎么?不想?还是不敢?”吕布目光看向这些人,冷声道:“说出来,或许我会因为护着士兵,但至少,还有那么一些机会,给这些死去的百姓一个公道,我不想说什么大仁大义的话,你们估计也不会想听,今天,我只讲军法,陈宫!”

    “是。”陈宫站出来一步。

    “我曾定下军规,兹扰百姓,擅杀百姓者,该当如何?”吕布冷声道。

    “杀!”

    “淫.辱民女者该当如何?”

    “杀!”

    “聚众斗殴,乱我军纪者,该当如何?”

    “杀!”

    三个杀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吕布的声音,也越发铿锵,看向一群百姓,吕布沉声道:“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人品,但某乃吕布,请大家相信我的军纪。”

    “是他!是他带着一群恶棍冲进我们的地方,虐杀我妻儿,可怜我那还不满月的孩子,就被这个畜生生生的摔死在地上。”一名庄稼汉突然不顾周围人的阻拦冲出来,疯狂的揪住一名什长的衣服,歇斯底里的哭嚎道。

    “滚开!”那名什长见状又惊又怒,一脚踹在对方身上。

    “拿下!”吕布冷哼一声,在他身后,两名如狼似虎的西凉铁骑已经冲出,一拳将那名还想反抗的什长放倒,拖死狗一般拖到吕布面前。

    “你有何话说?”吕布看着此人,淡声道。

    “主公饶命,是二当家带的头,他说,主公不会因为这些刁民杀我们的。”面对西凉铁骑,什长还敢反抗两下,但站在吕布面前,感受着吕布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威势,再难生出半点反抗之意,跪倒在吕布面前,声泪俱下的说道。

    “我只问你,此人说的,是否属实?”吕布剑眉一挑,沉声问道。

    “这……是真的,可是我……”

    “杀!”

    什长还想说什么,身后的西凉铁骑已经拔出了马刀,冰冷的刀锋在火把光芒的照映下,闪过一抹赤红的光泽,狠狠劈下,什长的惨叫声叫到一半戛然而止。

    “还有他,就是他带的头!”斗大的人头滚落,却并没有让这些百姓害怕,不少人指着龚都,疯狂的叫唤起来,甚至有人直接朝着龚都等人扑过去。

    吕布微微眯起了眼睛,冰冷的杀机开始四溢弥漫,龚都脸上凶光一现,猛地一把抄起地上的兵器,怒吼道:“弟兄们,左右是死,我们杀出去。”

    “看来不用审了。”吕布冷冷的看向龚都的方向,这货倒是有自知之明,没有朝他杀过来,而是想从廖化那里杀出去,挥了挥手,雄阔海带着一群西凉铁骑已经扑出去。

    战斗很短暂,龚都带的,几乎都是当初山寨中被吕布关起来的头目,没经过系统训练,打起来也是毫无章法,如何能敌得过如狼似虎的西凉铁骑,龚都被雄阔海一把生生的捏断了脖子,将脑袋给扯了下来,其他人也被西凉铁骑迅速扑灭,顷刻间,三十多颗人头落地,吕布意外的收到两条系统提示,一条是龚都的,另一条却是杜远的,两个算是在历史上留下过名字的人,为吕布贡献了一千成就点。

    廖化、周仓加上管亥,黄巾之中能够被吕布看得上眼的人物,算是聚齐了。

    “将军,此人也曾杀害百姓。”就在吕布准备收兵之际,人群中突然又蹦出来一人,一脸的痞气,此刻指着廖化几名陷阵营的士兵道。

    “哦?”吕布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道:“将你们推选出来的首领叫来。”

    一名中年站出来,恭敬道:“回将军的话,之前的首领已经被这些贼子杀了,至于这位将军和几位将士,并未残害我百姓,之前若不是这位将军带几位将士保护,我们这一村的人,恐怕也见不到将军。”

    “老东西,你不想活了!”那浑身痞气的青年怒道。

    “此人原本就是村里的青皮,前几日与其他队伍发生争执,引来了这位将军,被处罚一番,怀恨在心,因此才会诬告。”

    “说话倒是有些条理。”吕布没理会那脸色变得苍白的痞子,看向中年男子道:“既然上一任已死,若诸位不介意的话,就由本将军越俎代庖,暂定他为你们的首领,带领大家继续前进,今夜损失的财务一会儿报备一下,最迟明日就会送来,至于死去的乡亲……人死灯灭,死者已矣,先让他们入土为安,一会儿统计一下,每家送上五斗米粮,一觞肉糜外加五铢钱百枚,绸缎一匹。”

    “是,多谢将军仁德。”中年大喜,吕布说的这些东西,如果真的发下来,足够一户人家一年用度,虽然丧亲之痛不能用钱粮来衡量,但在这乱世,能够活下去才是关键,人们对这种事情,已经开始麻木,甚至有人对那些死者的家眷露出羡慕的神色。

    仁德吗?

    吕布笑了笑,笑的有些涩,转身看向廖化道:“你叫廖化?”

    “属下正是。”廖化插手行礼道。

    “做的不错,沉稳有度,临危不乱,有大将之风,陷阵营虽然不错,不过对你来讲,有些屈才了,龚都已死,他的人马暂时由你带领,暂为军侯,日后若有军功,再行封赏。”吕布满意的点点头。

    “谢主公!”廖化脸上浮起一抹激动,很快沉静下来,躬身谢礼。

    “此人,交给你们执法队来处理。”指了指那名面色发白的青皮,吕布沉声道。

    “是!”廖化闻言冷哼一声,若非乡民出面指正,他们这些人可要被这刁民给害苦了,廖化还算克制,身后的四名陷阵营却已经扑上来,在那名青皮的惨叫声中,一阵拳打脚踢,拖死狗一般将他拖走。

    对于之后的事情,吕布没有去管,让人前往军需处领取刚才答应下的一应物资,招呼了陈宫和贾诩,带着两人往帅帐方向走去。

    龚都的事情看似完美解决,不过却给吕布敲响了警钟,自己的计划中,还有很大的空白需要完善。(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