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附身吕布 > 第三十章 加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章 加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射阳城三十里外的一处荒地之中,七十四座新坟静静地伫立在夜幕之下,明灭不定的篝火中,不时暴起一颗颗火星,飞溅出来,吕布俊朗的脸颊在明灭不定的火光映衬下,忽明忽暗。

    貂蝉乖巧的坐在吕布身边,用丝巾沾了水,帮吕布拭去脸上的污垢,周围一堆堆篝火周围,围满了将士,只是此刻,却没人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静而肃重。

    虽然算不上败,但他们自出下邳以来,上万徐州兵都没能让他们折损一兵一将,今日本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追杀战,最终,却被一场莫名其妙的偷袭损失了七十多个兄弟,如果这是陈兴早就安排好的,那也算了,是他们技不如人,偏偏这孙策不知道是从哪个旮旯里蹦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场,这就让人感觉十分憋屈了。

    尤其是射阳城也被孙策所夺,这更让人愤怒。

    “孙策,怎么会跑来这里?”张辽往篝火里添了一截柴火,皱眉道。

    “孙策去年一统江东,常常袭扰广陵一带,不过很少深入,此次恐怕是早有谋划,射阳粮草丰腴,远超广陵,孙策怕也是得了消息,只是没想到他会亲自前来,若我所料不差,此刻江东的水军已经沿海而上,等在射阳城外了。”陈宫喝了一口水思索道。

    目光看向吕布,犹豫了一下,沉声道:“主公,如今不是意气用事之时,此事看似巧合,但陈登恐怕也在暗中觊觎。”

    陈宫也有些无奈,若没有今天的事情,他们还可以跟孙策联络一下,不说交好,待日后东山再起之日,也能有个盟友,毕竟在此之前,吕布和孙策并没有任何冲突,而根据吕布所选的地方,若日后崛起,双方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碰在一起,完全可以联合起来一同对抗曹操或者袁绍,只可惜,经此一事,只要孙策还主掌江东,怕是不好说话。

    吕布默默地点了点头,战斗时,他可以热血激昂,但战斗之后,种种算计,他并不比陈宫差,只是现在脑子没有陈宫转的快而已。

    “尽快离开徐州吧,留在徐州,早晚被耗死。”吕布沉声道。

    孙策虽然折损了更多人马,甚至还折了陈武这样一员大将,但人家有整个江东作为基业,几百人的损失,对孙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吕布耗不起,他的人死一个就少一个,今天一下子折了七十四个,对如今的吕布来说,已经是大损失了。

    陈宫眼中闪过一抹欣慰的神色,正要说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什么人!?”管亥站起来,提着钢刀,一双怒目看向黑暗中,森然道。

    周围的士兵一个个迅速站起来,拿起了武器,警惕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支狼狈不堪的士兵从黑暗中窜出来,守在外面的吕玲绮柳眉一蹙,看着一脸愕然的陈兴,讶然道:“是你?”

    “原来是你们!?”陈兴看了看吕玲绮,又看了看郝昭和徐盛,还有不远处依旧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的吕布,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若非吕布将他们引出成,射阳城怎会如此轻易陷落?让他如同一头丧家之犬一般无家可归,数年辛苦攒下的基业,一天之间毁于一旦,让他如何不怒。

    “怎么?”吕玲绮挑了挑柳眉,不屑道:“想动手?”

    陈兴闻言,捏着长枪的手一紧,看了看吕玲绮,还有周围虎视眈眈,浑身煞气的一群壮汉,再看看自己身后的几十名残兵,心中苦笑一声,动手?怎么动?

    若是以前,他还敢自比一下天下英雄,但今日,吕布三合不到便将他击败,对他的信心绝对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莫说吕布,就是吕布的女儿,此时想来,或许自己都不是对手,毕竟白天吕玲绮是去诱敌的,自然要诈败,每次一想到这里,心中那股挫败感就更浓了几分,自己竟然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让他过来吧。”吕布抬了抬头,瞥了陈兴一眼,开口道。

    周围的人自动让开一条通道。

    “还不过去。”看着陈兴僵立在原地,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吕玲绮撇了撇嘴道。

    “我……”陈兴有心说不去,只是这样一来,岂不是弱了气势,看着周围几人眼中闪过的一抹不屑,陈兴心中一狠,索性放开脚步大步朝着吕布身边走去,若吕布真要杀他,自己就算想逃也逃不走,不如光棍一些。

    “坐,喝口水,暖暖身子。”吕布将手中木头削成的碗递过来。

    陈兴下意识的接过木碗,警惕的看着吕布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若是你,就不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吕布没有理他,烤着火道。

    确实很愚蠢,他陈兴如今也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没了射阳,陈登都未必会放过他,他身上,还有什么需要吕布去觊觎?

    想到这里,陈兴喝了口水,心中却不是滋味,我特么招谁惹谁了?如果陈登来打,还说得过去,但一个吕布,一个孙策,都跟他八竿子打不着一撇,今天莫名其妙的便都跑到射阳来,轮番将他给折腾了一遍,一天之内,不但损兵折将,链家都没了,心里这股憋屈劲儿,让他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

    “以后有什么打算?”吕布喝了一口热水,扭头看向陈兴。

    “什么打算?”陈兴看了吕布一眼:“孙策不可能久留,恐怕明日就会离开,届时,我还是射阳令。”

    “呵~”吕布闻言,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没再说话,身旁的陈宫也是意外的看了陈兴一眼。

    “什么意思?”陈兴看着两人的目光,突然有些羞怒,自己被一个匹夫给鄙视了。

    “没什么意思,明天我们会在这里滞留半日,若想通了,可以来找我。”吕布看了看陈兴,不咸不淡的抛出橄榄枝。

    射阳陈家恐怕是没了,陈兴损兵折将,再不复往日强大,如果陈登连这个机会都把握不住,那他也就不是陈登了,陈兴的最好的下场,就是被陈登慢慢儿玩死,只要有陈登在,他这辈子别想有出头之日,更别提振兴陈家。

    别看陈兴在吕布手底下连三合都过不了,放眼天下,又有几个武将能在吕布手底下过三招?当年虎牢关下,多少名将在不到三合便被吕布斩于马下?

    这少年虽然没有名留青史,但本事确实不差,最重要的是年轻,经此一战,无论心态还是本事都会有一个质的提升,就这样留在这里被埋没了有些可惜,若他愿意投入自己麾下,吕布不介意培养一番,就目前陈兴表现出来的能力以及吕布洞察术查出来的东西来开,这陈兴本事已不再郝昭、徐盛这些吕布手中年轻将领之下,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吕布手边的柱石。

    不过现在,还是先让他自己好好想想目前的处境才行。

    “哼!”陈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显然不愿接吕布抛出来的橄榄枝。

    对此,吕布也不以为意,陈兴是世家没错,但过了今夜,可就难说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陈兴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经过一夜修整,倒是有了些气势。

    “主公,这家伙无礼太甚。”管亥对陈兴有些不满,你一个败军之将在这里牛什么牛?

    “放心,他会自己回来的。”吕布打了一趟拳,让身体微微发热,扭头看向管亥道:“让兄弟们去打些吃食,光喝水添不饱肚子。”

    可惜昨日没能拿下射阳城,否则现在可不是这个活法。

    “是。”管亥提了弓箭武器带着几个人离开。

    “都说了?”叫来陈宫,吕布笑着问道。

    “该说的都说了,若他不笨,今日必会来投。”陈宫笑道:“毕竟他目前已经招惹了陈家,在徐州的处境甚至不如我们。”

    “如果连这个都想不通,那也没有收他的必要了。”吕布伸了个懒腰,接过貂蝉递来的丝巾,擦了把脸。

    安排了斥候在周围警戒,很快管亥打回来一些野味,众人煮了几锅肉汤分了,等到中午的时候,却见陈兴脸色灰白,失魂落魄的带着十几个人回来。

    “求主公收留!”看着吕布,陈兴咬了咬牙,狠狠地跪下去,朝着吕布磕了三个响头。

    “说说,发生了什么?”吕布看了看陈兴身后的十几名士卒,询问道。

    “孙策狗贼,屠杀我满门!”陈兴嘶吼道,眸子里,闪过一抹仇恨的火焰。

    吕布诧异的看向陈兴,随后叹了口气,将他扶起来:“跟着我可以,不过有件事先说在前面,如今我等也是无根飘萍,不可能现在就帮你去找孙策报仇。”

    “是。”陈兴咬了咬牙,点头道,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并不现实。

    “把空余的战马分给他们,准备上路了。”系统的提示声在脑海中响起,果然不是什么历史名将,不过那又如何?只要有本事就够了,而且,经此一事,陈兴明显内敛了许多,假以时日,未必就会比那些名将差多少。

    一行人翻身上马,再次启程,绕过广陵,朝着淮南方向而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