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八章 螳螂、蝉和黄雀(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八章 螳螂、蝉和黄雀(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射阳,陈府。

    陈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推开身边的美妾,陈兴一脸阴沉的打开门,正看到自己的老管家站在门外。

    “安叔,大清早的什么事这么着急?”陈安是陈家的三代家仆,几乎是看着陈兴长大,对陈兴或者说整个陈家一直以来都是忠心耿耿,哪怕此刻陈兴有些床气,看到来人是陈安,也只能耐着性子询问道。

    “公子,今早有人袭城!”陈安沉声道。

    “什么人?”陈兴闻言不禁清醒了许多,连忙询问道。

    “吕布的人马。”陈安详细的说道:“今天早晨,一支衣甲破旧的人马突然冲来,杀伤了几名守城士卒想要夺城,却被守城将士及时阻止,如今正在城外游弋。”

    “吕布?”陈兴眼中闪过一抹跃跃欲试的兴奋感,他常自比吕布,只是虽然没人明说,但每每被人暗中鄙视,心中自然不好受,他早就想找个机会与吕布较量一番,为自己正名。

    “不是。”陈安摇了摇头:“领头的是一员女将,应该是吕布之女,听闻此女自小跟在吕布身边,精熟武艺,也曾跟吕布征战沙场,此刻似乎跟吕布走散了。”

    “女儿?”陈兴摇了摇头,此刻已经穿戴整齐,大步向外走去:“难怪会跑来这里,吕布要过泗水,陈家可不会轻易允许,定是渡泗水时,被陈珪半渡而击,无奈与吕布分开了,也好,待我先擒了他女儿,日后吕布若渡河而来,我再与他一战。”

    “公子,此中或许有诈,不可不防!”陈安连忙赶上来道。

    “哈。”陈兴闻言不由摇头道:“那吕布不过一届匹夫,当日坐拥徐州,都被陈元龙三言两语失掉大半徐州,如今势穷力孤,能有什么能耐。”

    “公子!”陈安皱眉道。

    “好了,安叔,大不了,我多带些人马出去,就算有什么阴谋诡计,也不怕他。”陈兴闻言笑着安慰道。

    “唉。”看着一脸自信满满,又跃跃欲试的陈兴,陈安无奈的摇了摇头,陈兴是陈家这一代的希望,绝不能有任何闪失,只是此刻陈兴既然主意已定,他也无力劝阻,只能尽量多派一些人马,射阳有两千将士,都是陈兴训练出来的精锐,陈安的撺掇下,只留下两百人守城,足足让陈兴带走了一千八百精锐。

    下邳城外,吕玲绮带着一百骑士绕城而走,寻找着破城之策,只是对方已经有了准备,她这一百号骑兵想要攻下一座守备森严的城池几乎是不可能的。

    恰在此时,射阳城城门突然洞开,一员青年将领带着大批士卒出城,吕玲绮脸上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小小一座县城,怎么会有这么多兵马?

    陈兴在城门下列阵,看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吕玲绮,心中不禁暗赞,相比于自己那些矫揉造作的侍妾,眼前的女人倒是更有味道。

    策马上前,陈兴看着眼前的女子笑道:“你便是那吕布的女儿?”

    陈兴的目光让吕玲绮有些不爽,横枪而立,看了看陈兴身后的兵马,皱眉道:“正是在下。”

    “哈哈,吕布号称当世第一,我倒要看看,你这女儿是否得了他真传!”陈兴大笑一声,双腿一夹马腹,手中银枪径直来取吕玲绮。

    “狂妄!”吕玲绮虽然早知道这货常自比父亲,但看他此刻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态度,心中也不禁火起,手中银枪一卷,一招青龙献爪探出,直取陈兴胸腹要害。

    “好!”陈兴虽然有些自负,但手底下却不弱,否则也不可能自满到要跟吕布比个高低的地步,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吕玲绮一出手,便知道这女人不止是看着好看,手底下也有真功夫。

    钢枪一举,一招举火烧天,将吕玲绮的枪架开,随后身体一旋,钢枪如毒龙般刺出。

    “有点本事!”吕玲绮倒没想到一个小小县令竟然也有这样本事,身子一弓,让开对方的钢枪,随即银枪绕着蛮腰一转,一招玉带缠身,不但化解了对方的攻势,更是直取中宫。

    陈兴连忙躲过,再次出枪,两人你来我往,须臾间斗了三十多个回合,一时间,倒也难分胜负,不过吕玲绮此次是带了诱敌命令而来,眼见火候差不多了,连忙卖了一个破绽,虚晃一枪,调转马头便走。

    “给我追,今天,我定要擒下这个小娘皮!”陈兴难得战的兴起,眼见吕玲绮拨马便走,哪里肯依,当下便紧追不舍。

    “快,跟上公子!”陈安在城楼上眼见陈兴紧追吕玲绮不放,深怕陈兴有失,连忙催促城下士兵跟紧陈兴。

    城外一片树林里,孙策看着一追一逃的两拨人马,嘴角牵起一抹笑意:“这女人是谁?竟有如此武艺?”

    黄盖等人茫然的摇了摇头,黄盖看向孙策道:“公子,陈兴带走了大队人马,此时射阳城空虚,正是一举拿下射阳城的时候,我们是否立刻动手?”

    “不急!”孙策摇了摇头笑道:“那女人刚才退走时虽然看似慌乱,实则退而不乱,怕是另有埋伏,我们跟上去看看,找机会一举全歼了陈兴,这样的话,可以留给我们更多时间搬运射阳城的物资。”

    “公子……”黄盖张了张嘴,只是孙策主意已定,断难更改,只能叹了口气,带着人马,悄悄地跟在两股人马身后,准备做那螳螂背后的黄雀。

    另一边,陈兴虽然兴奋,但也没有冲昏头脑,并没有跟自己的大部队拉开距离,只是远远地跟着吕玲绮,不至于跑丢,追了大概十余里地,远远地脱离了射阳城范围,眼看着追不上吕玲绮,陈兴准备收兵之际,面色突然一变,前方再度出现一拨人吗,而且都是清一色骑兵,吕玲绮的部队迅速与对方合而为一,在这支骑兵最前方,一道身影极为醒目。

    头戴稚鸡翎,肩披百花袍,身穿兽面吞金甲,腰系狮蛮带,掌中方天戟,胯下一匹赤红色战马,虽然只是静立不动,但所有人在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心中都生出一股压力。

    吕布!?

    虽然还未通名,但陈兴知道,此人就是吕布,一时间,说不上是紧张还是激动,陈兴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握着钢枪的手掌中,也开始渗出一层细汗。

    他曾无数次想过自己和吕布碰面的结果,但真正到了这一刻,陈兴发现,自己在吕布面前,竟然不可抑制的生出一股难言的恐惧,对方一举一动,哪怕只是一个眼神,都给自己带来无穷的压力。

    “你,便是吕布!”陈兴打马上前,努力将心中那股情绪给压下去,看着吕布,终于聚起了一股斗志。

    “不错。”吕布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了看他身后的士兵,倒是没想到吕玲绮这一诈,竟然将射阳城的大半人马给诈出来。

    “可敢与我一战?”陈兴举起钢枪,遥遥指向吕布。

    “哦?”吕布诧异的看向陈兴,看着对方目光中渐渐燃起的火焰,对此人倒是高看了一眼,之前他能明显感觉到,这青年之前在看到他的时候,眼中跟所有面对他的武将一样,有过胆怯、退缩,但只是这片刻的时间,竟然能够聚起斗志,眼前这青年,倒也并非无用,至少这份勇气,值得肯定。

    吕布身后,一群武将骑士却是哄然大笑,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来指名道姓的挑战吕布了,这家伙,勇气可嘉。

    陈兴一言不发,催马冲向吕布,吕布这边,吕玲绮眼中倒是流露出兴奋地神色,她之前与陈兴交过手,两人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平日里吕玲绮经常找吕布拆招,倒也能斗个百十来回合,直到力尽,但吕玲绮很清楚,父亲对自己,不可能真的动全力来打,此刻陈兴挑战吕布,倒也可以让她从侧面了解下自己跟父亲究竟差了多少?

    有意思!

    吕布嘴角牵起一抹笑容,很阳刚,却也带着几分邪气,胯下赤兔似乎感觉到主人的心意,开始小跑着加速,两匹战马很快碰在一起,陈兴举枪当兄便刺。

    吕布将方天画戟一拖,轻松地将对方的长枪架开,这些天来自从各项技能突破到七级之后,他的进步速度明显缓慢下来,足足用了五天,才将戟术突破到第八级,但他也知道,前任留给自己的底子到此刻已经用的差不多,剩下的,就要靠自己来苦练了。

    陈兴明显是那种技巧型武将,所以吕布倒也没有仗着力气欺负她,手中方天画戟一圈,陈兴便感觉眼前一花,紧跟着手中的钢枪接连颤动了几次,紧跟着一股酸麻无力的感觉自手臂上传来,手中的钢枪竟然拿捏不住,脱手而飞。

    陈兴大惊失色,差距太大了,自己甚至没看清楚吕布之前究竟做了什么,但他知道,如果再不走,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看着策马狂奔的陈兴,吕布并没有追赶,双方就算在技巧上,也根本不是一个层次,陈兴的枪法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如果用系统的级别来划分的话,如今也就是六级水准,六级和八级,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握着方天画戟的手,高高举起,身后,张辽等人眼中闪过一抹残忍的杀机,吕布的这个手势,也代表着收割生命的时候到了。

    震天的喊杀声中,近六百骑士开始了冲锋。(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