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抗日之铁血争锋 > 第五百三十五章:南柯一梦(大结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五章:南柯一梦(大结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生活除了刹那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有时候你脑子里想的,改变的只不过是上一秒!

    唐城原本感觉自己是打不垮的,但当这军事和政治绑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发现,不懂的人却在指挥着战争,而懂的人却在监狱里面.

    这是个嘲讽的笑话吗??

    梁鸿楷是活了上岁数的人了,他看到唐城身上何尝不就是自己以前的缩影?

    看着战死的兄弟们倒下,却被一帮不知军事为何物的傻逼在指挥着.这真是让人感到内心的疼痛.

    愤而之下,宁肯远离喧嚣,当那个一个乡野俗人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唐城没有脱下军装只是想要从幕前走到幕后而已,这让梁鸿楷也是无话可说“既然你这样想的,那爷爷也只有支持你的做法,但这世界毕竟是你们年轻人的,什么时候你想回来,我都欢迎你“

    唐城笑着没说话,想要回来?

    他有些迷茫的看着那远方升起的太阳,这句话……恐怕这辈子都有些不可能了,他曾经也是这样认为,将自己的身躯战死为沙场,是为英雄,用自己的血肉浇灌那属于自己的天空。

    “可……现实总是那么的喜欢捉弄于我”唐城就是笑着说到。

    他想要走的路不是这样的,他想要走的路虽然充满了血腥,充满了杀戮,充满了死亡的,但是也充满了纯洁。

    当被政治侵蚀的时候,有些东西已经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了。

    “我也是该走的时候了”

    ……

    19军发生变动,当唐城将自己退居二线的想法提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不敢置信,因为唐城太年轻了,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往上爬,他有美好的未来!这才二十多岁就已经是坐到了这个位置上!那如果是四十岁呢?那五十岁呢?

    他们是这样想的,但是唐城知道,自己要是活到四十岁,恐怕……老蒋和某些人都要心惊胆颤了,也不会让自己活得这么久。

    老而不死是为贼!那既然危险就在眼前,何不现在退居幕后,低调求生存。

    不管这帮老人是怎么吵,但是唐城就是不改自己的想法,脸色正常的将梁鸿楷给推了出来,当然怕这些小伙子们不服,自然就是将真名字给说出来了。

    梁鸿楷?这都是几十年了,这帮人都有些不太熟悉,但当然也有识货的,管虎就是第一个惊呼出来的,当他将梁鸿楷的身份说出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这个军座还真的是耐得住气啊!

    这一声不吭就将粤军大佬的千金给抢到手了。但这不是最惊讶的,最让人惊讶的是唐城让梁鸿楷来执掌19军!

    这是完全和老蒋唱反调了。

    唐城也不怕这帮老兄弟会告状,如果这点为人还不知道的话,自己这也是白活了。

    都是同一只船上的蚂蚱,就算是他们想要去告状,也要想自己是不是脱得了身。

    “军座,你这是坑死我们了”

    大伙都只能这样抗议,可也没有办法。

    梁鸿楷虽然是已经脱离了行伍许久了,但这威视还有经验都是在的,给这帮有点跳的小伙子们上了一课,将这战局一讲,顿时就是唬住他们了。让旁边的唐城也是受益匪浅,梁鸿楷看的比唐城更加的深入,也更加的直接,他断定这武汉战争就是中日双方的转折点。填了那么多的人命可不是白填的。

    “就算是那参谋部的都不一定能够有他的口才好”唐城的心里那块石头也是终于安稳的着地了。

    ……

    将全部的责任都是交个梁鸿楷,这说起来有些啼笑皆非,这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了在这工作,二十余岁的唐城却像是安度晚年。

    每天就是陪着兰儿,跟着部队研究战术,但就是不主动讲话,这过了许久,这帮老兄弟也自然明白,唐城真的是意志坚定了,也无法勉强,只好听之任之。

    而后来唐城还真的听到了些消息。

    老蒋对于他在武汉城外和薛岳私会很不满,还听说朝中有人对自己说了些馋言,说唐城对于老蒋不服气,打算拥兵自重,这老蒋听说也派人来调查过许多,但是那唐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让原本心里很不舒坦的老蒋就是放了口气,但是这谁知道这小老头会不会有别的什么动作,反正唐城是不敢乱来。

    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就在这观察之内,只要自己有异动,恐怕这脑袋就要被挂在外面了。

    这老蒋的行为深深的刺激到了唐城,让原本心里就排斥的他这是更加的坚定了想法。

    但这也不知道是终于促成了老蒋下定决心,就因为唐城在武汉私会薛岳,而且私交甚笃,这老蒋心里就像是吃了苍蝇的难受。对于他来说,他认为是自己创造了唐城的神话,是他让19军扬名。可现在他感觉到背叛。

    这种坐在高位置的人都是感觉心里高人一等的,他们不允许那么一点的违背!

    可唐城违背了他,自然就要死!

    那是39年的中旬,这19军在梁鸿楷的打造下也是蒸蒸向上,而且也和日军交战过几次,也让那些新兵见了些血。

    这天唐城刚起来就是感觉到自己的眉毛在不断的跳动,内心闪过警惕。

    但这却也是兰儿分娩的时候,他要去医院,刚坐上车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就好像被死亡给压着胸膛呼吸不出来一样,他讨厌这种感觉。

    这车内就是被烟味给笼罩着。

    “停车!”忽然唐城就是叫道,因为他发现这条路不是自己要走的,这心中就是警惕起,但那司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还是自顾自的开着。

    “有诈!”

    “停车”唐城也算是个决断的人,拔出枪就是朝着司机的脑袋上指去但是谁知道,那司机转过头只是看着他,眼神中也有些惆怅。

    “为什么背叛我?!”

    “对不起,这是我的任务!”

    说完就拔出手枪朝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那脑浆四溅,仿佛是在用自己的生命还唐城的人情。

    唐城忙的冲下车,但是这枪声就好像哨声一样,这身体刚跑下车,还没站稳,就看到巷子中冲出十几个人,朝着唐城就是乱枪!

    “这一切,都是虚幻?”当倒下的唐城睁大着眼睛看着血液溜走,这心中却是格外的安宁。

    梁鸿楷愣了,魏和尚疯了,桓兴涛仰天咆哮!

    19军所有的将士都是义愤填膺,而无数的报纸也是报道,19军军长被暗杀!!这就像是可笑的笑话一样,所有人都是谴责,老蒋悲痛欲绝的说这是党国失去了一个英雄,还说和日本人不死不休!

    听到这个消息的兰儿也是差点晕死过去,只是那躺在旁边的婴儿才能告慰一下她的内心。

    这个风波来的快去的也快,这凶手就是没有抓到,明眼人都能明白谁是幕后黑手,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

    “啊!”

    唐城猛的惊醒,他迷茫的看着四周,眼神又凝聚起来,他竟然刚才趴在桌子上,面前还有散乱的酒瓶,这让他的瞳孔猛的就是睁大。

    “难道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

    他急冲冲的跑出去,他不敢相信,他看着这篇熟悉但又陌生的天空,摸着自己身上曾经中弹的伤口,过了许久才是一叹,眼神有些落幕。

    谁能想到这曾经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个梦!

    这种打击差点掀翻了唐城“难道兰儿也是假的吗?”这才是他心中的一个大疙瘩,要知道,他和兰儿的感情是最好的。

    抬起头,望着自己守着的墓地,那墓碑为什么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为什么看起来却像是一个个笑脸在对着自己欢笑?可这不是七十年前了,这已经变得斑驳。

    冷冽的寒风徐徐的吹着,半腰高的杂草显示了很久没有生人来过了,泛白的墓碑,沉珂许久的茶水,还有那孤单伫立的烟头,多平添了几分萧瑟与彷徨。每次来到这里,唐城心底都有一种辛酸,这烈士陵园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难道?国人忘记这些英雄了吗?从部队退役回来,他是自甘在这守墓,大好的青春在这里挥霍,家人不理解,朋友嘲笑他,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历史不容忘记。

    忽然一阵的脚步声想起,唐城就看到从台阶上走上来两人,一个中年人搀扶着一名老妪,那老妪看起来虽然陀了背,岁月在她的脸上刮出了一道道的年轮,可那样子,让人也看着明白,这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个美人,

    “念城,把我准备的香拿出来吧”那老妪就是说道,语气中有着不容置疑。

    那中年人就是点头,从那随身携带的口袋中拿出三根香,还有小酒杯就是恭敬的放在一处无字碑前。

    唐城仔细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为什么自己感觉血脉中有着别样呼喊。

    那老妪颤抖着双手,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哀伤,浑浊的双眼满是回忆,手微微颤抖着拿着一块毛巾,细细的擦拭着。冻得发紫的嘴唇细喃“老伴,我来看你了”那双穿过岁月的双手,轻轻的摸着那已经斑驳的名字.拿着头与墓碑撕磨起来,没有泪,已经在岁月的思念中哭完了,那一声声的呼唤让唐城倍是煎熬,多少的父亲送儿上战场,妻子送郎打倭寇,战争,在这片天空下弥漫的时候,是容不下哪怕一点的幸福。

    旁边的中年人也是一脸的悲伤,扶住老妪的身体就是劝慰着。

    “把你爹的照片拿出来”老妪擦拭着眼角的泪水,那中年人就是抽出一张上了年岁的照片,恭敬的放在墓碑上。那照片有些泛黄了,这在几十年的沧桑岁月中,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可唐城却清楚的看到了那张照片就是猛地惊呼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道“兰儿!”

    这声兰儿让那老妪也是浑身一颤,她机械般的扭转过身体,看到躲在旁边的唐城,浑身就是一颤,那松弛皮肤上猛地就是一紧,哆嗦着声音,还有些颤抖,谁能明白她现在的心情?谁能明白那七十年来她走过的痛苦?谁能明白,这苍茫的岁月中斑驳的痕迹。

    就像是用尽了许久的力气才叫“子安!”这字也在空气中颤抖。

    回首往事,日子中竟全是斑斓的光影,记忆的屏障中,曾经心动的声音已渐渐远去,她忧伤而美丽的面容,是我一辈子都读不厌倦的诗,酒般的思念,一饮就醉,醉时就用全部的热情读这忧伤的月色。于是,月醉了,夜醉了,我也醉了。人生不能缺乏的是雨夜淅沥地,独自的雨夜。这样的雨夜里,天有泪,烛有泪。天泪有声,烛泪有形,唯有斯人面上簌簌流下的,是点点无声无形的热泪.

    谁的指间滑过了千年的时光谁在反反复复中追问可曾遗忘我等你用尽了我所有的哀伤而你眼中却有我所不懂的凄凉,随着时间的围困,我的步伐越来越沉重缓慢,时间仿佛把我逼到了死角,让我陷入了绝地,我无力挽回些什么,只有忍着痛,步履维艰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岁月的洪流,卷走了青春,卷走了年华,剩下的只是一个被岁月刻下深深印痕的伤痕累累的躯壳,和一颗沧桑的心。

    …………

    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8月,十个月的时间,这本数终于完成了,是在欣喜和悲伤还有无尽的烦恼中度过的,不得不说这本书有些烂尾了,但是我敢肯定这本书有些故事我自己看了也想哭,就好像曾经我也回去过一样。这是一段令人悲伤的往事,我不求我的文笔能够让人感动,我只希望,众人不要忘记!

    感谢一切陪我走过的岁月,我依旧安好,感谢一切订阅此书的兄弟,谢谢你们!

    如果有人喜欢挽歌,请看《三界微信群》那是我的新书,九月一号新发,请大家支持!!

    这就像是挽歌的孩子,终于长大了…………

    只道有无尽的感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