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24章 弗拉特黑德疑云(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章 弗拉特黑德疑云(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外面起了风,白桦树叶响个不停。

    时间是夜里三点多,韩宣在睡梦中发出一声惊叫。

    隔壁父母赶忙跑过来,见儿子还在睡着觉,猜想他只是做了噩梦,这才安下心。

    母亲悄悄来到他身边,对着韩父比划个拧毛巾的动作,父亲点点头,轻手轻脚往外走去。

    床边小窝里,胖丁也醒了过来,情绪看起来有些焦躁,正围着床边走来走去。最后跳上了床,趴在男孩身边才缓和,蜷缩成一团,靠在他身上。

    一夜就这样过去。

    清晨韩宣从睡梦中醒来,今天太阳被乌云遮盖,七点多时候看起来还像是凌晨。

    房间里台灯没有关,灯光有些刺眼。

    韩宣半眯起眼睛,在床上伸个懒腰,脚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歪着头看去,发现母亲正在他身边睡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在这里,但韩宣没有叫醒她,踮着脚尖准备下床才发现胖丁也在枕头边,此时在睁大眼睛看着他。

    今天韩宣脑袋昏沉沉的,像是感冒了,起身穿好衣服,推开门往外走去。

    父亲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简单的瘦肉蛋花粥配上一碟小菜,见儿子出来回头问到:“你妈呢?”

    “还在睡觉,她昨天怎么到我房间来了?”

    “你做噩梦了自己不知道吗?你妈陪了你一晚上,好像刚睡,她让我先回房了。”

    “噩梦?我没啊,可能是感冒了吧,头有些昏。”

    韩千山动作一僵,放下手中汤勺,把手往裤子上擦了擦,往韩宣头上探去。

    “没发烧就好,等下给医生打个电话,让她过来看看。”父亲呼了口气,也没心思再去弄早餐,火都没关就往客厅走去,拿起电话和医生说了起来。

    男孩捂着头躺在沙发上,突然有些不舒服,从小到大他都没怎么生过病,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父亲放下电话,走到儿子身边看到他模样,脸色有些焦虑,等闻到空气中糊味这才想起厨房,赶忙跑去关火。将锅放在门外,再微微打开点窗户,很快又走了回来。

    坐在儿子身边,把他头靠在自己腿上,此时韩宣又睡着了。

    父亲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不晓得过了多久,门外响起敲门声,突然站起来腿像是有些发麻,走了好些步才缓过来。将门打开,外面站的并不是他料想的医生,而是老牛仔巴顿。

    “韩宣好像生病了,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韩父往外走去,顺手将门关了起来,不让风吹进房里。

    老巴顿错愕,忙道:“生病?!生什么病。”

    “我也不知道,体温还正常,早上起来又睡着了。刚刚给露西医生打了电话,她应该很快会从奥古斯塔医院过来。”

    “他是多么健康啊,上帝会保佑他的。老板你别着急,会没事的,要不我去看看他吧。”

    “不用了巴顿,他已经睡着了。”

    韩父说道,习惯性想往口袋摸去,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戒烟好多年,又把手放下:“你来有什么事吗?巴顿。”

    “对了,有三个在弗拉特黑德公园探险的人,早上来到我们牧场,想要在这里休整两天。”

    “空房子还有吗?没有就把奥格斯格的房子借给他们,你来处理就好。”

    “好的老板。”

    老巴顿回答道,见韩千山心不在焉没有再说下去,看见一辆白色车子开了过来,当下就喊道:“医生来了?”

    “哪里?!”

    露西医生就是当初接生韩宣的那位,如今被奥古斯塔私人医院给挖来做院长,妇产科和儿科经验非常丰富。

    将听诊器从耳朵上拿下,露西医生说道:“他并没得什么病,先吃休息两天再看看吧,韩,你太紧张了。”

    韩千山摇摇头:“没事,谢谢,只是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有些担心他。”

    刚才郭母被外面说话声吵醒,出来见到有医生在,连忙问到:“怎么了?!”

    “没事,儿子好像有些感冒。”

    “真是吓死我了,他没事吧?露西医生。”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待会和我回医院再仔细检查,男孩现在睡觉,我也不知道他的感受,并不能下结论。”

    “那就这样做吧,露西医生,需要叫醒他吗?”

    露西看向沙发上男孩,他的心跳、脸色和体温都没问题,也觉得有些奇怪,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来叫醒他。”

    韩宣感觉自己刚刚在夜空中飘,现在突然落地一般,猛然睁开眼睛。见一屋子人都在看着他,挠挠头疑惑道:怎么了?露西阿姨,你也在啊。”

    “你自己生病了感觉不到吗?”父亲疑惑看着他开口。

    “生病?没有啊,我现在感觉很好。”

    “露西医生,我们这就去医院吧。”郭母像是没听到他的话,抱起儿子就往车上走去,韩宣微弱的反抗很快就被她给镇压了。

    悍马紧紧跟在救护车后面,奥古斯塔镇是离牧场最近的小镇,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医院。

    一翻详细的检查下来,露西医生得出了结论:缺钙。

    是的,其他都很健康,只是在生长期里有些缺钙,开了几瓶钙片便让他回去了。

    郭母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检查报告就在面前,儿子气色也很好,这才跟着父子俩往车库走去。

    一家人在中午前赶回家,天色还是跟早晨一样阴沉。

    海兰鸡群里的老母鸡算是遭了殃,如今被浓缩成精华,端到韩宣面前。这是老约翰的夫人,凯丽大婶准备的,一直在火炉上热着,等他回家便给送了过来。

    瞧见凯丽大婶期待眼神,男孩咬着牙连带那层厚厚的油,一口气都给灌了下去,没想味道居然还不错,温热的鸡汤特别鲜美。

    瞧见男孩神色,凯丽大婶把碗拿了过去,又装满放到他面前:“我们牧场自己养的,听说你缺钙,碗里都是那个。罐子里鸡汤足够多,喝吧。”

    “……谢谢。”

    经过半天的修养,郭母终于肯放韩宣下床,像是照顾病患般搀扶着儿子,惹的男孩连连翻白眼。

    傍晚时候乌云终于散去,刚刚晚饭吃的太多,韩宣牵着麦兜四处逛。

    他发现自己和麦兜的联系好像又加深了,此刻竟然能感觉到它愉悦的心情。

    下午叫胖丁起床的时候,更是察觉出小猫的不爽,真是反了它了,立马就是一顿揍。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韩宣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昨天医院检查都没发生什么,也就随他去了。

    路过牛仔们居住的那片木屋,有几个青年人进入韩宣的视线,以前并没见过他们。这是两男一女,其中有个男人只穿了件运动背心,手臂肌肉上满是刺青,而另一位正笑容满面跟安德森说着话。

    女人满头短发,看上去很精干的样子,在旁边收拾自己的登山包,鼓鼓囊囊看起来很重。

    叫住准备回家吃饭的马丁内兹,男孩询问道:“他们是谁?就是跟安德森说话的那些。”

    马丁内兹俯下身子,发现还是比男孩高,索性蹲在他面前,小声嘀咕道:“他们是早上才过来的,要去弗拉特黑德探险。”

    伸手悄悄指了指那边,“女的叫卡桑得拉,在怀俄明州的科迪市做餐馆服务员,有刺青那个是贾森,也是科迪来的,是个纹身师。另一个倒没说,只知道叫克莱,不过我听口音像是华盛顿那边的。”

    男孩无语看着这个黑大个,马丁内兹好奇道:“你为什么这么看我。”

    “我觉得你懂的真多。”

    “那是当然,以前我宿舍也有个华盛顿过来的,跟他一样的口音。你在这干嘛,要我送你回家吗?”

    “不用管我,你先去干自己的事吧。”

    马丁内兹站起身,挥挥手说道:“那好吧,再见。”

    目送着他离开,韩宣摇摇头看向黑大个背影,小声嘀咕:“永远别低估一个黑人的八卦心……”

    刚准备返回,男孩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看向屋旁那几人。

    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却又说不上为什么。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