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综合类型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第494章 对了,他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老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4章 对了,他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老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谢谢,谢谢!”护士双手拱着,模样极为可怜,骨碌碌的双眼眨巴眨巴着,柔美的唇却没有停,絮絮叨叨地解释道,“这是我男朋友刚买给我的爱疯7 PLUS,若是被他知道我给摔坏了,非骂死我不可。”

    “7 PLUS?”景清漪一听,瞪大着眼,低头看着破碎在护士手上的银色手机,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款机子,在她的印象中,不是刚刚才在国内上市不久么?

    唐春就有一部玫瑰金颜色的,价格几近六千元。

    她刚刚着急着要给祁懿琛打电话,都没发现被自己捏在手中的机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她没想到,自己还借了个好手机。

    唔,赔偿不要紧,六千块也不要紧,问题是,大土豪祁懿琛的皮夹,整齐有序地摆放着几张稀稀落落的银行卡,现金,目测可下,实在不多!

    “有什么问题吗?”祁懿琛一本正经地看着景清漪那一脸古古怪怪的表情,心头泛起深深的疑问,他忍不住出声询问。

    “懿琛,额,我们没那么多现金……”景清漪凑到祁懿琛的耳边,看了一眼那一脸可怜样的护士,而后很小声地说。

    “里面不是有几千块?不够?”祁懿琛直接拧眉,轻声问。

    他平日里公务太多,不可能去关注那么细节的问题,就连他自己用的手机是多少钱,他都没有详细的概念。所以,这会儿对景清漪的话,便有些意外。

    或许是看惯了平日里高大上的祁懿琛,突然发现,原来他也有不懂的事情,甚觉新鲜,景清漪有些想笑,可是真的笑出来,毕竟还有外人在,好像不太好,最后,她是憋着一张想笑没笑的脸,连连摇头:“不够呢。还少几千。”

    才两千来块的样子,确实是远远不够。

    “那怎么办?”接话的是那个护士,表情怏怏的,语气闷闷的。

    其实,若不是被摔坏的手机足足抵得过她一个半月的薪水,她也不好意思缠着非要人赔,毕竟,他们也不是故意的。

    可是,六千块呢,都还没怎么用,就给毁了,是个人都会心疼的,一想起来,就觉得糟心无比。

    “没关系,我那里还有,你等我一会,我去拿我的包包。”景清漪安慰了护士两声,就要踏步往景闻的病房过去。

    可是,身子还没越过祁懿琛,就被他抓住了手臂,将她整个人拖了回来,而后,听见他沉声吩咐:“前边左转休息区边上有个柜员机,你带着她去取,密码你知道的。”

    是的,密码她知道。

    早在某天,她大呼小叫着跟他要手提密码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他的手机密码,银行卡密码全都告诉了她,所以,她当然知道。

    可是,景闻的病房离这也不远,她的包包在那边,过去拿不应该更方便么?

    为什么一定要绕那么远去取。

    景清漪最终是朝着面前这个男人清冷的面色瞧了好几眼,而后才似恍悟。

    好吧,这是男人的尊严,骄傲的男人是不会用女人钱的。

    之后,景清漪只好非常配合地礼貌地请着那个护士跟她过去。

    祁懿琛的银行卡有好几张,都是用的同一个密码,景清漪也没看,随手抽出一张,麻利地取出应给的数额,而后,收钱,收卡。

    转身把钱交给护士的时候,景清漪手中的卡片在灯光下闪着光芒,直接吸住了护士的眼球,发出感叹:“小姐,你男朋友是土豪吗?这个黑钻卡可是限量发售的哦,我男朋友就是银行上班的,他给我展示过全球各种限量卡的图片,其中就有这个。”

    景清漪不懂这些,照她看来,祁懿琛的张张卡都长成一个样子,通体黑,所以,对这位护士的话,有些意外,她上下翻看了两下,而后浅笑:“大概吧。”

    现在好了,无意中亮出了这么张限量卡,倒是为祁懿琛扳回了刚刚掏不够现金的窘迫。

    “羡慕死人了。”护士咯咯笑着,一双眸子里闪烁着满满的欢喜,而后打趣道,“那这六千块钱,我就可以收得更加心安理得了,反正你们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

    景清漪对于护士的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挠了挠发,柔声调笑道:“这本来就是你该拿的,当然是心安理得。对了,他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老公。”

    “哦,难怪……”护士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话,而后笑着走开,迎面撞上跟过来的祁懿琛,愉快地弯腰调侃:“谢谢土豪帅哥!”

    原本神色清淡的祁懿琛,直接被调侃成了冷沉色调,这下,景清漪已是忍不住,直接扑哧笑出声。

    “很好笑吗?”祁懿琛站定在面前,沉声发问。

    “有点。”景清漪抿住唇,眸色狡黠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而后,把手里的皮夹,递到他手前。

    祁懿琛接过,顺手翻了翻,而后伸着手指捏了捏正躺在里面,并不算厚的一叠人民币,直接吩咐:“以后我的皮夹,你定时负责添钱。”

    “没必要吧,谁没事会放那么多现金在身上。”

    “嗯。”祁懿琛淡应了声,被景清漪驳回,也就顺势着转了话题,“已经很晚了,你去把你的东西拿出来,我们先走。”

    确实,对于一个不常用现金的他来说,没怎么必要装着一大摞的人民币放在身上,太累赘。

    刚才的提议,不过是想让她管他的生活大小事罢了,可惜,这个不懂风情的女人,好像没听明白。

    不过无所谓,她好不容易才开始释怀景铭城的事情,这些琐事,以后大把机会沟通。

    “我今晚不能走,叔叔还要人陪的。”此时此刻,景清漪也想跟着他走。

    她可以想象,他是如何疯找过她,才会让从来就一丝不苟的他弄成现在这般狼狈模样,甚至于,眸底闪现晶莹。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误会,不确定那是不是属于男人的眼泪,可是,已经足够让她震撼。如祁懿琛这样一个高冷的男子,他连最起码的喜怒表情,都未呈现过太多,何况是这种慌乱惧意。

    他已经为她做到如此,若是自己再去介怀那些已然无法挽回的事情,介怀那些他自己无法预知和控制的事情,未免太过矫情。

    更何况,早在她想要给他打电话之前,便已经决定要释怀那些事情。所以,不管他刚刚有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她在主动联系他之后,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冷眼相待。

    关于邓建辉说的那些事,她想从他的口中得知他所知道的真相。

    这样,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更也是为了让她和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活得更加坦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