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一九〇章 兖州军继战襄平(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九〇章 兖州军继战襄平(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但问题来了,自己可不是什么大将,所以这还不是问题吗。至少就因为不是,所以自己也逃不出去。不过其实仔细一想,自己要真是的话,他公孙康也未必就会这么软禁自己,就算是真软禁了自己,也不会这样儿了吧,就几十人看着,或者是换个地方,或者是……反正就不是像如今这样儿就对了,说起来,公孙康这么软禁自己,那无非就是看自己是个三流武将,

    所以他是如此对待自己的。那么自己要是二流的,甚至一流的大将,那么就绝对不是这样儿了,不是吗。但是显然,那都是自己做梦啊,自己可还没那么大本事。如今也就只是个三流而已,对,就是而已,连二流边儿都靠不上。石全他倒是不那么太在意这个,但是他却很

    清楚,如果说自己真是个二流将领,哪怕最后就算是投靠兖州军,都是没太大问题的,至少不会担心曹操杀自己什么的。但是就因为自己是个三流武将,所以也真是,自己没有什么资本,去投靠人家。也许确实,自己主动投靠,不会被杀,但是也不会受到什么重用就是了,

    这个自己还不清楚?所以石全也不是不知道,而如今这样儿,其实他虽说是不想,但是也确实,想到了不去守城的好处,那就是襄平城被破的时日,会提前,所以对他来说,确实也不是说就没一点儿好处。不过他肯定是不想就这么被软禁着,这个也是半点儿不错,一直都是。其实想想也真是,你说谁好好的,就喜欢被人关起来,软禁着呢,反正石全他肯定不是

    这样儿就对了。也许有人会?但那谁知道了,石全他肯定是不会就对了。而甘宁和张辽他们此时在城头激战了一会儿,这个时候的乐进已经被逼退了,他也是没办法不退啊,哪怕没有石全在这儿,但是辽东军士卒看到他,就和见了仇人似的,乐进他也是真没办法。此时他

    心说,你说这你们将军的事儿,也不是我给他关起来的好吧,你们要找那罪魁祸,也不该是找我,去找你们主公去啊,不是吗。要不然的话,就是孙平杨易也好,这至少和我没什么毛儿关系吧。不过乐进都不可能去说这个,他也只能是自己在心里叫苦,这样儿。而且他

    心里也确实,是真太纳闷了,你说这石全在的时候,之前这边儿的辽东军士卒那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可以理解。可这如今他都没在了,但是再看看这帮人,虽说没像之前那样儿吧,可确实,这见了自己,还是很凶狠啊。不过也确实,是没石全在城头的时候那么狠了,要不然的话,最后乐进还得是和之前一样儿,不是吗,上都要上不来,可不是。但是如今,那可

    绝对是比之前强,强不少,强很多,这样儿。其实乐进就是那么个想法,认为也是,石全没在城头,那自己挥更好,关键是没有将领带兵挡着自己了。孙平杨易他们要挡着甘宁和张辽,顾不上他啊,除非是真给两人都逼退了,而自己还在城头的话,他们能那样儿,不过

    那种情况,从去年到如今,一共才生了几次?是吧,所以乐进也不是不清楚,那事儿基本上就是不可能了,所以是好事儿。因此这个时候,趁着石全不在,而孙平他们顾及不到自己,这自己是尽可能上到襄平城头,带着己方人马,把之前那都没尽兴的时候,给补回来啊。其实别说是他了,就是兖州军士卒,至少乐进带着的那帮人,他们和自己将军的想法,也没

    什么太大区别。本来吗,之前因为石全,他们也是,很难上去啊。但是如今石全都没在,那么不光是上去了,还比之前轻松,那么这个不就是他们想要的吗,而之前那样儿,他们可真是,不想要啊,就是如此。这个时候虽说乐进没再上去,不过看情况,他再次上到城头,那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如此。其实他也知道,但是怎么说呢,哪怕说石全不在,对付自己

    的这些辽东军人马,也不是说那么废物,真是。所以这个时候,乐进也并不是说,人家石全没在城头,自己这第二次,就一定能上去。看看他们之前的表现,其实也不难知道一二,关键是这本来也是,他们在石全的带领之下,对自己已经算是挺熟悉了,而自己对他们呢,

    反正也是不陌生,但是自己可是带兵攻城啊,所以这个也真是,比起他们守城的来,可以说不占什么优势。人家是有人有城池还有无数的城防,这个对己方来说,己方有什么,除了人比他们多之外,还有的,就只有拿得出手的战力了,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优势,对不对?

    所以说乐进看得也透彻,这个确实,其实也不得不这么看啊。而此时,甘宁张辽他们也是和乐进一样儿被逼退,至于说乐进,自然还是在努力第二次登上城头,不过确实,这次比之前,要费劲了。不过这个也正常,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他那边儿的辽东军士卒,因为没了石全,他们少了己方的将军带领,他们确实,是有不习惯的话,这都已经是打退了乐进一次,

    他们也确实,这一次还不是说一下就如何如何习惯,可也真是,比之前要强了,这是一定以为肯定确定的。因此,就是乐进他自己也不是不清楚,这自己想那么轻松轻易上到城头,第二次,是绝对比第一次要困难多的。不过再怎么样儿,自己也不可能说就退缩或者是放弃,

    只要自己主公还没让人鸣金收兵,那么可以说自己就要继续努力,一直都带兵强攻襄平,尽量是多到城头上,也好弥补一下之前那些次,自己没怎么表现啊,所以说乐进是早已都打好了主意,不过是没多说,也一样儿没怎么表现出来而已,差不都也就是这样儿了。其实你

    让他去说,他和谁说?显然也是没谁,所以这个事儿是吧,表现出来,他也不会说给甘宁张辽他们看到,因此,这个事儿也没有,对吧。所以呢,其实就是如今这样儿了。而乐进第二次,没能那么顺利上去,但是人家甘宁张辽,却是比他轻松容易上去了。其实一想也是,不管是在甘宁他们的眼里,还是说在乐进的眼里,甚至就是孙平杨易他们的眼中,其实都是

    这样儿,怎么说,都是吧,没什么太大区别。很多时候,这个他们一看,其实最后的猜测,也就是八/九不离十了。而乐进虽说是早就知道如此,但是事情来到的时候,他那心里,确实还不甘心啊,不过他也清楚,怎么想都没用,都不如说是化为行动,化为力量,这个才是

    最重要,最主要的,不是吗。所以这些东西,其实就是在乐进头脑里那么一闪而过而已,对他来说,这如今就是,唯有说马上登城,就比什么都重要,而不是想那些。其实几乎,基本上每次,乐进他都是如此。根本也说来不及想那么多,都是一闪而过的想法,然后就都化为了动力,登城了!对他来说,自己也许,是,不过人家甘宁和张辽了,但是怎么说呢,

    就算是落后,自己怎么也得比他们的差距要小点儿吧,就是这样儿。所以乐进此时也更是奋起,争取是早到城头,还别说,这个确实是起到了作用。至少此时此刻,在甘宁张辽他们还没被逼退,可也快了的时候,乐进他还真是上来了。其实这个还真是,你别说啊,这石全不在这儿,乐进也真是,知道抓住机会了。要不然的话,石全在这儿的话,他还未必就能上

    来,是吧。所以石全在与不在,其实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这个是所有人都不能忽略忽视了的。其实就是公孙康,哪怕他没有看到城头的情况,可是他也清清楚楚,石全在城头,和他不在城头,那分明就是两种情况。可那话还得那么说,关键是自己敢让他再上去守城

    吗?敢吗?别说是自己了,就是孙平杨易,他们不也和自己一样儿,都不敢啊,是啊,谁敢,谁都不敢。也许自己几人确实,暂时是不会把他石全给如何了,更不会把他家人如何了,但是软禁着他,却是非常必要,就得这样儿。都知道,让他守城,是有好处,可谁敢,谁都

    不敢!乐进终于是上去了,而他还没高兴多久,那边儿孙平杨易就联合跑他这儿来了。可不是吗,谁让甘宁张辽他们已经被逼退了呢,结果乐进一看,心说得,还不如让自己碰上石全了呢。至少一个石全,自己还能应付一会儿啊,而孙平杨易他们有甘宁和张辽的牵制,不会说就跑自己这儿来。结果如今石全是不在城头了,自己也上来了,可甘宁张辽一样儿是被

    人家给逼退了,然后他们就来找自己了。想想也是,他们不过来,那不可能?自己是他们的话,都得过来,所以就更别说是他们两个了,是吧。不过乐进还是一闪而过自己内心的不满,就是对甘宁张辽他们的,实在是因为两人真是,不给力啊。当然乐进不知道给力这个词,

    不过他心里闪过的那个意思,就是如此,没什么大区别。甘宁张辽当然估计也永远不会知道,乐进是这么想他们两人。其实就算是他们知道的话,也不过就是微微一笑,一笑而过而已,毕竟乐进想法,其实你说他是抱怨,是没错。虽说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的那点儿想法,但

    是却也暴露了他的那心思的一点儿抱怨。他对甘宁张辽两人,绝对是有意见的,尤其是前者。相比之下,他对后者的话,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怨。但是对于甘宁,他那怨倒是不少,不过乐进却绝对不会说出来什么,哪怕有时候,他确实是会表露出来,这个没办法,谁让他本身就是那么一个性格。你说同在一个屋檐下,你真让他就一点儿都不表现出来,那还真就不

    是他乐进的作风,绝对不是他的性格了。所以有时候,他就把自己内心的不满,在甘宁和张辽两人面前表达出来,所以甘宁看着他也别扭,他看甘宁,更是如此。因此,其实怎么说,都是应该感谢张辽,要不然的话,别以为这个地方是兖州军的地盘,甘宁能收敛,乐进也因

    为有自己主公,他能收敛。事情要都那么简单的话,那都好了。可以说就因为有张辽在中间插着,所以甘宁和乐进才没有说爆出什么严重的冲突,要不然的话,没有张辽,别看这个地方是兖州军地盘,可照样儿,该出问题,还得出来。其实对张辽来说,甘宁和乐进他们

    真就有了什么大冲突,这个对他,对江东军来说,可不是什么坏事儿。但是怎么说呢,张辽这个人,绝对不是说就为了己方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人,这点一点儿不错。并且抛开其他的都不说,就以他和甘宁,还有乐进的关系来说,他都不会那么去做。两人头脑热的时候,如果张辽是挑拨他们,那么基本上是会爆大冲突,但是只要他们冷静下来之后,就会明白,

    这些事儿和张辽有关。所以张辽是不会那么做,其实也是不屑于那么去做。更重要的是,他和两人关系都不错,怎么能那么做呢,这个也是问题。张辽他本事也确实,向来都是非常有原则的那么一个人,这点也真是不错。所以有他夹在中间,甘宁和乐进,再怎么看彼此比

    顺眼,可都没生什么大事儿。你说这个他们两人都有顾虑,那是不假,要谁都没顾虑,天下估计都要大乱了是吧,所以这么说,是有道理。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

    |

    |

    |

    |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